木村三十

木村辉一是我男人

ggad/gendrya/鹤丸左

【GGAD】关于交友不慎的失足魔王的21件事

承接上回的情人节甜饼,且来说一说小阿不福思和他的同学汤姆•里德尔。


假设ggad十年怀胎,中年得子,小阿不福思和黑魔王预备役恰是同级生。在孤儿院里见过邓布利多教授后,小汤姆执意独自去对角巷采购教科书;无独有偶,那边厢的小阿不福思也义正词严地拒绝了父亲盖勒特的陪同:顿顿甜食对爸爸肚腩的影响显而易见,一起走在路上怎么想怎么丢脸。这一遭两个小男孩并没有结识,但汤姆单方面地对这个在丽痕书店站了一整天的金发男孩印象深刻。

等汤姆购置好了清单上的最后一项,天色缱绻,暮色四合,黑发男孩犹豫了一下,闪过了与这个同龄人结识的念头。谁料此时平地一声惊雷响,一个凶神恶煞的金发男子凭空出现,来人提起小男孩的后颈便双双幻影移行,留下对魔法世界所知甚少的小汤姆面色凝重地得出了第一个结论:魔法即强权。


1.入学后,斯莱特林的汤姆避免了被小阿不福思亲脸搂腰的悲惨遭遇,但这也让小阿不福思的院霸形象在汤姆心中愈发扑朔迷离:他的威信怎样建立,他是如何笼络人心,巫师的出身对构建关系网的偏好有无影响,他对家人的感情是否存在不为人知的灰色区域?对邓不利多教授的忌惮尤在,汤姆努力使自己接近阿不福思的举动不会显得刻意。


2.而对阿不福思而言,汤姆是唯一能和他在课堂上唇枪舌战针锋相对碰撞火花的同龄人。可想而知,当汤姆对他悄悄研究的课题发表了颇有见地的评论后,小阿不福思是多么惊喜呀——但天知道斯莱特林男孩为此下了多少苦功,手下的小团体近来相聚常日稀,今天的头儿也泡在图书馆里。


3.不,我一点都不想和你聊这个古如尼字母的四种写法。阿不福思滔滔不绝的第三个小时,汤姆心里满是绝望,甚至肚子饿了。


4.苍天不负有心人,汤姆成为了阿不福思第一个领回家过圣诞节的朋友。只是,面对着邓布利多教授洞悉的目光和满桌的柠檬雪宝,他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是否明智。

至于这个家里的另一位男主人,则格外欢迎年轻的客人。“啊,你就是那个里德尔?尽管来我们家吃饭啊,”盖勒特春风满面地挥挥手,“反正阿尔又不喜欢你。”


5.等到盖勒特发现阿不思会花很多时间和这个黑发小屁孩聊天之后,他大概就不会那么愉快了。


6.嘴里吃着邓家甜食,心中喝着伏氏鸡汤:近距离观察这个巫师家庭,到手的情报都是无价之宝呀!

而旁边阿不福思也点点头。果然爸爸不会当着同学的面用障碍咒烦人,不想再被福克斯满屋子追着啄了,下次也带着汤姆来。耶。


7.盖勒特和阿不福思关切地为汤姆夹去了最甜的菜。


8.四年级时,汤姆谨慎地向阿不福思透露了自己的蛇佬腔天赋。

于是接下来整个学期他们都忙于分析斯莱特林家谱与魔法遗传学。等到学期末,阿不福思提出系统地划分正统蛇佬腔和方言蛇佬腔时,汤姆终于忍不住拒绝了。

“所有的蛇都是平等的。”他只得委婉地找着借口,“阿不福思,你不能把它们的口音分成三六九等,你那是种族主义。”


9.顺便一提,阿不福思对汤姆的拒绝有些遗憾。他原本的计划里还包括:1.在假期一起去世界各地考察;2.写论文发表;3.成为年龄最小的梅林贡献奖获得者;4.去猪头酒吧开party庆祝他的奖杯凑成了七的倍数。


10.“亲爱的汤姆,我很抱歉,这个圣诞节我恐怕不能邀请你了。”阿不福思在信中写道,“爸爸们吵架了,其中一个现在还被倒挂在屋顶上,你不熟的那个。”

汤姆长舒一口气,他合上信,牙龈终于不再隐隐作痛。半路辍学跑去当黑魔王,结果就是连家庭暴力时都揍不过高学历的爱人,知识即强权。


11.是阿列安娜给小阿不福思讲述了父亲们年少时的爱情故事(那是他的生日派对,盖勒特表示他得和阿不思把醉得不省人事的老阿不福思送回房间休息,等他们消失在走廊里后,出于某些原因,阿列安娜小姑判定两个小时内他俩是回不来了)。向来以为爸爸们自打出生起就过着夫妻生活的金发男孩越听越震惊:才华相当,一见如故,思想碰撞,惺惺相惜……16岁的阿不福思用他聪明绝顶的脑瓜字拟订了名单,排除法筛选过后,正值青春期的小心脏里蓦然升腾起一阵惊惶:所以我就只能喜欢汤姆•里德尔了?!

生孩子很累的,让他生可以吗。就编个“这样能更好传承的斯莱特林血统”的借口,我在魔法遗传学上拿过奖,他争不赢我,回头赶紧把奖状找出来,哎,幸亏知道得早。


12.比他还惊惶的是汤姆,只是城府令心情不至于写在脸上。阿不福思试图解释:“但现在没有证据能确认我喜欢男性,所以你配合下,我们需要在没有衣物的情况下进行肢体接触,我看过麻瓜这方面的研究,你要看我的资料夹吗?”金发少年指天发誓,“即使身体产生了反应,我也不会有越轨行为的——”他越发狂热,失控般地抽出魔杖,甚至要去抢汤姆口袋里的那只:“来立牢不可破的誓言吧!”

“我不喜欢男人。”

“你又不跟女孩子约会!”

“只是没兴趣。”

“你难道不想传承斯莱特林的血统了吗?由你来生孩子,血统里会继承更多魔法力量,这个,看看我的获奖文章——”

“我才不怀孩子,阿不福思,你这个种族主义。”


13.然而小阿不福思无法克服对男性生殖器的剧烈反胃感,他几乎晕死过去。等汤姆朝他扔了清醒咒,金发男孩伤伤心心地抱着床柱,一生中从未像此刻般嚎啕大哭:

“梅林啊!排在女性名单上的第一名是威特普斯,我难道要和她结婚吗?”

“什么名单?你先把袍子穿上。还有,”汤姆皱皱眉,“人家威特普斯教授已经结婚了。”


14.学生时代里,汤姆每周至少会在邓布利多家里与他的变形术老师打一次照面。为了照顾另一位男主人的好心情,他深知不能呆得太晚。总而言之,这一个汤姆•里德尔的鼻子得以始终完好,不过嘛,过了35岁就开始掉牙齿了。


15.遗憾的是,毕业之后,汤姆和小阿不福思的友情由于生活轨迹的改变而渐渐淡去。小阿不福思在多个领域颇有造诣,但他在魔法遗传学上的理论被几个纯血统家族大做文章,一时间歧视言论与恶性事件大行其道,麻瓜出生的巫师受到明目张胆的歧视,甚至还出现了危险的种族清洗思潮。

于是,这位一生热爱学术的男巫,不得不从自己最热爱的事业中抽身离去。他花了大把时间为平权事业奔走,拿出研究佐证,撰写各类政治论文。等到阿不福思垂垂暮已,他将作为一个里程碑人物被载入史册,名声甚至超越了父亲们。他的贡献不止局限于巫师世界,甚至泽被了家养小精灵等神奇生物,但那是另一个故事了。对于阿不福思本人,此后的一生中,他从未原谅年少时铸下的大错。


16.少年时代的小阿不福思无法抵抗魔法遗传学的魅力,他自己正是这奇妙学问的造物。孕育生命的男巫不止需要充沛强大的魔力,还要用有丰富扎实的知识研究。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有诸多政见不和,在前者长达十年的孕育期中,两人多次因为观点分歧而分居,但由于魔力源被束缚至同一处,他们不得不一次次回归共同生活。好在格林德沃的政治观念渐渐有了转变,他在欧洲魔法总部任职了一段时间,但这显然束缚了他的天性。很长一段时间里,没人知道这个人确切的职业,最终他来到了霍格沃茨,那时他不年轻了,校长邓布利多笑眯眯地在礼堂上拥抱了自己板着脸的爱人,然后为学生介绍了他们新来的黑魔法防御术老师。

小阿不福思长得更像盖勒特,说话的方式和神气更是个惟妙惟肖的格林德沃缩小版,但等到年岁渐长,鬓发变白,他却长得越来越像邓布利多。在阿不福思辞世后的一个世纪,教科书上将会写到他为平权事业的贡献。他会被冠上伟大的头衔,折磨了他一生的过错则变成历史书上轻描淡写的期末考点。所有巫师世界的孩子都会知道他的名字,照片上他是个布满皱纹的老者,头发斑白,目光严厉,蓝色的眼睛深邃而锐利,紧挨着照片,则是密密麻麻的、由他主持的政治活动。


至于那个小小的、倔强的、喜欢埋首书本与试验报告的小男孩,只有爱他的人才会知晓。


17.对于汤姆•里德尔,后世诸多批判。诚然,他创立的学会一度拿出了许多振聋发聩的成果,但同时他也凭借自己的巨大影响力在学术界一手遮天,实行白色恐怖、排除异己,后期许多致力其他方向的研究者受到打压,意见不合的学者难以发表文章,甚至还有过意外的死亡事件。在他生命的最后时期,他创立的研究会权力已然膨胀,传言他本人试图涉足黑魔法,沉醉于延长寿命的魔法中,并独占了研究成果。

不过,这一切都在他向一个名叫哈利•波特的男孩举起魔杖时结束了。这件事的原委仍然是一个谜,婴儿哈利无法说出真相,但里德尔试图伤害一名无辜男孩的事实已是不争事实。汤姆的葬礼在一个阴雨霏霏的星期天里举行,他生前手握权力,风光无限,但死后门庭清冷,簇拥们争相划清界线。


18.意外的是,多年以来和他毫无联系的阿不思福先生出现在了葬礼现场,他甚至还诵读了一段悼词。在人们的记忆里,这两位霍格沃茨同期生最后的交集,是阿不福思在演讲中公开指责里德尔的过度涉政,并发动欧洲魔法联合会对里德尔手中的数个分会展开调查,遏制了后者势力向英国南部蔓延。

他的出席为自己惹了不少麻烦与许多非议,但恰似那两位不走寻常路的父亲,阿不福思毫不在意。“我的同学,我少年时代的同伴,我曾经的朋友,汤姆•里德尔。恐怕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他热爱权利,漠视人心,不明白爱为何物。他不是一个善良的人,我们也可以说,他不是一个好人。”阿不福思双手交握,重心压上木制的拐杖。上月他遭到激进纯血派的袭击,现在腿伤尚未痊愈:“但我很欣慰,他的一生都有所畏惧。他原本可能成为一个更可怕的人,比如草菅人命的黑巫师,醉心权术的穷徒,乃至分裂灵魂的恶魔。如今我不再年轻,会在清晨的阳光里嗅到泥土的味道。我将永远缅怀与他共同度过的少年岁月,那是金子般的时光,我们拥有茂盛的生命,在图书馆里整天游荡,为一个古如尼字母的写法而争论不休。我很高兴他死了,汤姆,老伙计,带着污浊不堪、但仍然完整的灵魂!了不起!但愿我们在死后的世界里永不重逢!感谢老天让他的咒语出了差池,又或者那是出于他意识深处的一丝畏诫…现在小哈利很健康,只是额头留下了疤。看来,这个世界有太多魔法无法参透的东西,即使对于我们这样的天才。”


19.阿不福思终生未娶。在他的父亲阿不思•邓布利多寿寝正终后的两个月,他的另一位父亲盖勒特•格林德沃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阿不思福从容地处理葬礼事宜,好像早就有所预料。他的舅舅老阿不福思也前来帮忙,当然啦,只要猪头酒吧的老板还在世一天,纵使金发里错落着银丝,他就仍然是小阿不福思。

“我知道他们会一起走。”在记者和哀悼群众离开了之后,小阿不福思在舅舅旁边坐下,小姑阿列安娜在几十年前便去世了,她身子不好,患了哮喘,走的时候舅舅握着她的手,阿不思温柔地把她的苍白的金发辫好。现在小阿不福思把杯子重重放在玻璃茶几上,里面的打着圈的黄油啤酒溅出来了一点,他假装出抱怨的语气,“这大概是我不想结婚的原因,生活太没有新意了。”

老阿不福思重重地擤了一下鼻子,他的大手犹如被叠过上百次的老皮革,遒劲的青色血管纵横交错,用它去揉眼角:“那两个混蛋。”

“那两个混蛋。”小阿不福思赞同道,“他们的争吵能写进魔法史,他们的婚姻让整个魔法界哗然。他们甚至还史无前例地捣鼓出了一个孩子,好像自个儿的生活还不够乱似的。”

“他们是伴侣与对手,彼此的爱人和克星,他们使我无法屈就平凡的婚姻。他们在各自的领域里缔造传奇,研究古老魔法里的智慧,在深夜里热烈地讨论龙血的第十四种用途。他们给我以生命,给以学生以知识,他们无法改变汤姆漠视爱的本性,却能使他对越界的部分心存敬畏。他们属于一个腐朽却迷人的老时代,我回望之时,便看见铁与黑的银河暗流涌动,我爱的人们在旧日长夜里熠熠生辉。”

老阿不福思垂下日渐褪色的蓝眼睛,他安静了许久,几乎让人误以为是睡着了。等他再次开口,带着浓重的鼻音,好像在长时间的静默里有过一场哭泣:“不早了,上楼吧。他们休息了,我们还有活干。”


20.“我对里德尔先生关于寿命突破的研究成果一无所知,我们很多年不曾联系了……”阿不福思揉揉眉头,恼火地发现记者在自己说完话前便记完了访稿。也罢,他耸耸肩膀,对方的心不在焉让他回答下一个问题时,稍微地,透露了一点点顽劣的真心:“至于长寿的建议,由我来说,多一点点甜食总是无妨的。”


21.如果是往常,无数只羽毛笔的穷追堵截定会让他精疲力尽。但今天不一样了,长袍裹住的木盒沉甸甸,上面镌刻星星们与小月亮。它重量颇沉,却给他力量,令小阿不福思从容地穿过记者组成的肉墙,任那些声嘶力竭的提问被巫袍掀起的长风抛在后面。

在最后的两个月里,盖勒特曾长时间凝视着这个小盒。它由阿不思亲自挑选,骨灰于中安眠。“太丑了。”他说。然后他又说:“也把我放进去吧。”

现在,阿不思福扬起头颅,大步迈出,阔别多年地感到了由衷的如释重负。他把纷扰和喧嚣抛在后面,任由雀跃的阳光吻入蓝眼眸,不去思索蛰伏其间的阴影。在他的怀里,父亲们的灰烬相拥而眠,一如此前的千万夜晚。


end.

这文写成这样还挺让我意外的。

最开始只是胡编乱造的甜饼,虽然ooc如故,但在写的过程中发现了故事的另一面,这自己惊喜的感觉还蛮开心的。这个架空世界在我的脑海里已经自洽了,没有精力一一写出,在这里聊几句吧。

文字呈现的部分主要在讲小阿不福思,但在我的脑海里,ggad仍然是这个架空世界的主角,尤其是ad。这个世界有着身体虚弱但精神健康的小安娜,ggad照样有着一丢丢的分歧和不合。长达十年的孕育期把他们强行捆绑在了一起,我就傻白甜地寄希望于gg在和ad的漫长相处中有了思想上的一些转变,而儿子的出世让他多少开始思考保护弱者的意义。他没有原作世界里那么过激,虽然论起真正认同了ad的价值观,那是在同意出任霍格沃茨黑魔法防御术教师的前夕。

汤姆•里德尔&小阿不福思,交友不慎的黑魔王&世界第一直男(不)错位的一生,醉心权术的搞了学术,热爱研究的投身政治。和汤姆一起度过的少年时光确实是小阿不福思的快乐回忆,只有在那段日子中,他全然沉浸在自己热爱的事情里。后来他其实很辛苦,尤其是亲人走了之后,政治和人情世故让他心力憔悴。就当是上天赋予的福祉是有限的吧,这个世界的ggad很幸福,他们孩子的路便难走一些了。但他去安葬父亲们的时候,心情一定是睽违的轻松——为了他所深爱的人们,在走完了坎坷的一生后得以安息。

原作里校长被独自埋葬在霍格沃茨是件我无法释怀的事,于是只能用一个又一个徒劳的au来填补。

关于汤姆,人的本性真的能改变吗?为什么童年里饱受虐待的小哈利,仍然有一颗正直善良的心。这个世界的tr受阿不思的影响很大,他仍不懂爱,但心里存有敬畏。文里提到的意外死亡事件不属于谋杀,但也是由他本性的贪欲导致,这件事多少是一个转折点,开始放出他心中的野兽。关于他真正的死因,线索就在小阿不福思的话里。那是少年时代里邓布利多教授植于他心中的一丝畏诫,无数罪恶的权柄交易经手于他,但当他试图谋杀一个无辜的婴儿,来自潜意识里的颤抖令魔杖有所倾听。他死了,灵魂被蛀噬得污秽不堪但仍然保持着完整。

这就是老邓的力量(喂

其实开脑洞时最喜欢的是两个阿不福思!虽然没怎么写到。小阿不福思有一个动荡的童年期(难以避免,那时ggad的分歧更大),舅舅不是什么文化人,但是是真心地护着自己的外甥,“你们不照顾好儿子,老子来管他!”这样的……小阿不福思对父亲可能有一些心结,好在三个人都在成长。从某种意义上讲,最后阿不思和盖勒特也算得上是他平权事业的战友了。

这个脑洞大概就是这样,不排除以后抽出里面的某个点来写篇文,但我比较想写更专注于ggad的脑洞吧!小阿不福思到底是个原创人物。而且最近真的忙,把竖琴那小坑坑填完后暂时不打算写文了,别的等忙过后再说。

对于这个cp,我深知自己的描绘难以企及原作(而且五部电影系列也只出了一部,很多事官方都没出),自己在心中定下的目标,就是写一点有趣的东西吧!如果有一天,我的文章看了开头就知行文,我应该会忍不住停笔…好在关于ggad我还有很多脑洞,希望有一天能讲述好它们。



评论(39)
热度(310)

© 木村三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