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村三十

木村辉一是我男人

ggad/gendrya/鹤丸左

嗝,从今天起我三十就是画手了(并不

和白悠合作的手书~安定的辉一中心w

届时希望大家多多支持!XD

白悠-Boyle:

图透一个手书封面

【digimon】咖啡馆奇妙物语(2)

咖啡馆奇妙物语2

咖啡馆pa世界线衍生,前文走:http://kimura30.lofter.com/post/1d536140_103126dd

辉一&黑大耳兽

竟然有2!想不到吧.jpg

1

“你将会有三天假期。”黑大耳兽转动椅子,背对窗户,朝向烘焙机、模具和洗水槽。外面才下过雨,淡紫色的泥土吐露几枝早开的金雀花。
他唯一的员工似乎对面前的蛋糕胚子更感兴趣。木村辉一拉开烤箱,摆弄上面无精打采的金属按钮,外头一只鸽子落下一片湿润的羽毛,辉一这才面向落地窗,双手谨慎地交叉在胸前。
“我假定你没说完。”他说,桌上的小镜子将反光映上他深蓝的眼睛。他的面孔像个小孩,有种戒备的神气。黑大...

【刀男/鹤一期】代字人

鹤丸国永/一期一振


我知道我该写开题报告和准备英语,但犯瘾了,再不摸鹤我将疯魔。


慎入:白开水,写for薅鸟毛


1


林风揉过秋田藤四郎的鼻尖,小孩打了一个冷战。

他脚下织满流苏般的落叶,它们厚实而生脆,被皮鞋踩上,便碎出许多片结霜的、蝴蝶似的木香。他的臂弯里则郑重地环着一块旧胸甲,这护具已经旧了,但生作大家族里最末的几个孩子,它是为数不多的、只“属于”秋田的东西:眼下它盛着好些火红的枫叶,如同浅覆着一层明艳的火焰。

兄弟们不会发现少了一块胸甲;又或者药研哥哥会,他比旁人细致,秋田拿不准,鼻涕又淌了下来。

他小心地把护具放在一截树根旁,用袖口充当纸巾。可不能...

【目录】非辉一向的digimon同人目录

apm播出后也写了一点其他系列作的文,但这个LOF还是主囤辉一稿,怕他被淹没,无关辉一的文就暂时放在目录外链里吧。有新的了还会放进来的。


【appmon】


《心的方程式》勇仁中心:http://wx1.sinaimg.cn/mw690/006a1EUgly1fjqd5xgxe8j30rqc8lnpe.jpg


《人工知能の見る夢》勇仁&小春,亲友向 http://wx1.sinaimg.cn/mw690/006a1EUgly1fjzfq34e2tj30rq7q61ky.jpg 


《无与伦比》勇春勇向 http://wx4.sinaimg...

【拓也&辉一】化石里的古代鱼

把以前练手的摸鱼修了当粮,拓也辉一相关。无cp向,擅自借用拓一tag致歉。仍然是大结局后大家留在数码世界当民工的搬砖pa。


鱼谷村现在缺一个避冬所,节气变了,寒潮提前了小半月,许多数码兽们还不及进化,只得求助人类孩子。现在这星球自转也变快了,拓也他们从附近赶过去,路上见着了三回月升和两场朝霞,在鱼谷原他们又遇上日出,天空仍是垩白的,淡薄的太阳浮在在上面,显得很疏懒。

在上一个世界里,这地方是哥玛兽的海。打赤脚走过发烫的沙地,潮汐捎来银闪闪的贝类,每一粒细沙都映着一个不会陷落的太阳。但这已经从新世界里被剜去,是退潮后不再回来的海浪。最初人类孩子心中不是滋味,仍对旧土地有难遣的乡情...

【df/后天性转】并非顽疾(上)

并非顽疾

文/30


summary:木村辉一与织本泉交换了性别。

warning: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1

不是第一次了,奇异的数码兽破开云彩,呼啦没了踪迹,青草地唰唰一片伏倒的涟漪。紫雾渐散,拓也头个解除武装,他心有余悸,一把拨开结满数码蛋的灌木,呼声更比平日要响三分:“你们还好吗?”

友树率先应声,接着是纯平,辉二插着兜走过来。拓也正放下半颗心,背后便挨了一记极有力气的肘击。轻点啊辉一,话语生生卡在喉咙里,拓也退后一步,一个金发碧眼的眼熟男生杵在那里,英挺的眉眼间布满焦虑。

“糟糕了,拓也。”身高170的织本泉显得很焦急:“辉一他,好像变成了女生。”


2...

【手书/辉一中心】孤独野兽的自白

暑假里就诞生的计划,终于堆在9月份一口气搞完啦。#木村辉一#中心,含有#暗光双子#亲情要素。恭喜辉一辉二又长大一岁,下一个、下下个、今后的许多个生日都要一起度过呀~

画面绘制@七浇 ,视频制作@水桥Ealain 。B站地址走:http://t.cn/Rpr3JpH 

数星星那篇暂时不在lof上更了,需要的姑娘可以先去微博看,这边等写完后一起搬运过来。

【冲神】海贼少女手册(春雨神乐x真选组冲田)

summary:春雨神乐x真选组冲田

warning:ooc属于我,角色不属于我。



1

“到我身后去。”那时,年轻的剑客说。他闻到血,灰尘,硝烟。他闻到燃烧的木板,喷溅的脂肪与肉块,他闻见手中剑清冷的铁身,开战前兴奋的战栗感从手心向四肢攀缘。

黑发少女闻言瑟缩进剑士的影子中,而面前的海盗女孩随意地把伞往肩上一扛,兴味盎然地打量着横在中间的对手。几处爆炸在她身后掀起风暴。

“喂,神威。”她高声说,带着木屑与灰铁的粉红长发落回肩头,“叫你的人抢公主去,我要再玩一阵。”


2

一切纯属意外。战斗正酣时,突如其来的爆炸在冲田与春雨女孩之间炸响,飞船塌陷,总悟护着公主掉下高...

1 / 4

© 木村三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