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村三十

木村辉一是我男人

ggad/gendrya/鹤丸左

【二辉|cp向】空想乐园

※架空17岁设定,未来都市
※攻受无差,辉二主动
※微博@二辉主页 的点文活动

关键词:模拟人生;惊人的城市巨响;审美突变

***

>>>>>>数据正在载入……

>>>>>>数据正在载入……

>>>>>>您的公民已建成!

>>>>>>地图加载中……

>>>>>>加载完毕,按任意键进入游戏。

***

木村辉一缓慢地睁开双眼,概念性的光向他涌来。粒子化的数据从世界空白的上空倾泻而下,地面以他的双脚为中心向四周铺展,边缘处有一些锯齿状的数据条飞屑般地溅起 。虚拟的城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完成了骨骼的建构。少年伸出手,把五指攥成拳头又松开,不可思议的真实感。

他微微偏过头,漂浮在视野右侧的半透明进度条也随之转移,辉一留意到一些浅蓝色正缓缓注入其中,15%……34%……47%………56%……

开始了。

——模拟人生9.0,内测版。

新一轮科技革命大浪淘沙,这款经久不衰的游戏终于在技术上实现了重大突破。自7.0版本开始,便可将玩家的意识载入虚拟空间以体验游戏过程;8.0版本修正了时间流速,并于去年七月发布了公民性格补丁,使玩家可以依据喜好塑造更多类型的公民;9.0版本扩充了玩家权限,但日前尚处在内测阶段,系统可能有潜在的不稳定因素。

辉一凝神屏气,在他站立的地方渐渐出现了墙壁、屋顶和木质地板。桌椅像竹笋般拔地生长,电视和烤箱发出了嘶嘶的杂音,虚拟的灯光降临,给新生的房屋刷出一层阴影。进度条此刻显示着83%,少年紧张地闭起眼睛。他数着心脏撞击胸腔时的声音,就快出现了……

再次睁眼时,周围的陈列俨然是一个与现实世界无异的公寓式房屋。视野右侧的进度条已经注满。

——喀。茶杯叩击桌面的轻响。

辉一循声望去,一个同是半透明色的光标直接出现在他的视网膜上,并跟随着他的视线中心而转移;接下来视野里出现了一个全新的人物,代表数据的蓝色光芒正从“他”的迅速身上褪去,光标稳稳停驻在“他”的头顶。来自真实世界的男孩微微眯起眼睛,看见和自己拥有着相似面孔的长发男孩重新端起茶杯。

>>>>>您的公民「源辉二」已载入完毕。

>>>>>通过点击光标来对话。

辉一长舒一口气。游戏启动正常,加载速度流畅,界面清晰。接下来,可以运行了。

***

如此大费周折,起因还要追溯到半个月前。

地点应该是辉二放学路边的小吃街,时间是在接近傍晚的时候。回忆时辉一总是会想起铁板烧带着孜然味儿的香气,还有章鱼小丸子绵致的口感,一口咬下去,中心带着一点烫。逐渐散热的夕阳温柔地拢上少年们的肩膀,他和辉二并排坐在公共花台的瓦凉瓷砖上。将暮未暮的时刻,有好些手拉着手的情侣三三两两地经过,年轻的影子们被拖得很长,紧牵着的手把两道影子锁成了一个。辉一无意识地对着离得最近的一对情侣出了一会儿神。

“好恶心欸。”

辉二的声音拉回了他放空的思绪,辉一意识到对方在和他端详着同一样的东西。辉二皱起眉,看着那对情侣十指相扣的双手:

“会把手弄得汗津津的……”

这个的语气像是在征询某种回答,但辉一的嘴里被塞满了烧烤。他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接下来的五六分钟里两个人专注于各自手里的烤肉,一时都没说话,那对情侣慢悠悠地晃出了少年们的视线。辉二先吃完了烧烤,把目光转过来:

“记得上次听你说……你妈妈要去外地一段时间?”

“月末走。”辉一暂时把手里的烧烤移开,“没想到她的公司也能有这种员工假。”

“多长时间?”

“两个星期。”

得到了准确答复后,辉二把手里空掉的竹签准确地掷进垃圾桶。再次开口时少年的语气平淡而自然,就像在普通地谈论天气:

“那么到时候来我家来住吧?”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一串拟声词从辉一的脑海里呼啸而过,手里的烧烤险些落到地下。但他还是成功地保持住了表情上的镇定,三秒后少年才真正回过神来,发觉辉二的声音还在耳边继续:

“……他们大概离开一个月。这下我家也只有我一个人了…你不住过来吗?"

合情合理,无法反驳。一定是太害怕被辉二发觉自己心里的惊涛骇浪了,辉一几乎没经过脑子就先点了头,身不由己地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说:

“好呀。”

回家时朋子还没有下班,辉一绕过餐桌上还留着热气的饭菜,径直跑进了自己的房间。他往床铺上重重一躺,把书包抱在胸口的位置。

离婚带来的阴霾在他们的生活上空已经散去了些许,两家人渐渐有了往来,前阵子源辉成还动用过社会关系帮朋子调职。可对于辉一,第一次被邀请到源家的记忆并不太轻松,他的生父和辉二的继母并排坐在玻璃茶几的对面,源辉成眼神游离,嘴里大概在说一些道歉的话。辉一不太想听,但相比之下他更不想让辉二失望。还好这种晦涩的感觉慢慢被时间抚平,大人不在家的时候他和辉二也会私下里串门,但停留的时长从不超过晚饭的时间。

要是…能住在一起就好了。

这个念头大概不止在一个人的脑海里生根发芽,他们谈论东京,谈论大学,趴在铺开的地图上计算着哪里的房租最低廉,像这样热烈地憧憬着以后的人生。

——但是!这次太突然了啊!

完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说起来,自己根本不了解居家模式的辉二好吗?他平时几点起床,有没有起床气,早上喜欢喝豆浆还是喝米汤,无聊的时候怎么打发时间,一周洗几次头洗几次澡,晚上爱用热水泡脚吗,是先刷牙还是先洗脸?

这些、怎么可能弄清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和内心弹幕同调的是辉一抱着书包在床上来回打滚的频率,视线里一会儿是天花板一会儿是被褥。天了噜这可是自己第一次和辉二住在一起,他已经在脑海里飞速地模拟出了数十种两个人吵架的情形而且全部是BE。怎么办,不可能写张调查问卷让辉二一个个选项地打钩打叉吧虽然辉二肯定会很配合……不对!不能暴露出自己这种奇怪的紧张啦!太幼稚了肯定会被笑——

「砰。」

一声听者难过闻者肉疼的闷响在房间里响起,辉一愣了两秒才发现是自己不小心摔到了床下。书包还在怀里,但放在侧面的手机呈弧线形优雅地摔了出去。他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听见第二声「砰」比上一声清脆了许多。这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忽地擦出一道亮光。

噢……我知道了,该怎么办。

***

“好啊,包在我身上,我们什么交情。”还没等辉一把委托说完,手机那端的柴山纯平就兴奋异常地打断了他,“不过……有个更先进的版本正在内测,正好给我省出一笔测试费,你要不要,来试试?”

***

模拟人生,某种意义上,这款游戏把生活简化到了可怕的地步。

虽说预先录入的性格会使公民的举止呈现不同倾向,比如能让A君增加好感度的行为在B君那里只能碰一鼻子灰,B君喜欢的话题可能让C君昏昏欲睡。即使如此,人与人的关系构成依旧到了纯粹的地步。从陌生人开始延伸出三条路线,友情线仇恨线恋爱线,最终形态分别是挚友/仇敌/终身伴侣。没有灰色地带,没有缓冲区域。

“按照你的想法,是想演习和辉二在一个屋檐下的相处方式吧……?”当时在操作室里,纯平一边指着液晶控制屏幕,一边掰给辉一半块巧克力。辉一向来不太喜欢吃这类东西,但他礼貌性地收下了,咬下一块,听见纯平接着说:

“那么应该是走终身伴侣路线。”

?!!!

巧克力来不及被咀嚼就生生噎在喉咙里。——不太妙啊,终身伴侣关系的前提是恋爱路线吧?脑袋里不受控制地调动出了早先接触7.0版本时的记忆,进入恋爱线好像需要聊天,增加好感度,达成熟人状态后接着是搭讪,调、调情……

“——欸欸辉一你怎么咳嗽了?啊别急啊你想吃巧克力的话我这里有的是!”感觉到纯平着急的拍打落在自己的背部,辉一连忙把剩下的巧克力囫囵吞下。这下纯平的误会显得更加逼真了,胖男孩一边拍他一边啧啧感叹:

“你看看你,一口气吞下去把脸都憋红了。”

能…能理解错误真是太好了。但接下来,辉一不得不在纯平堪称慈祥的目光下吃掉了整整一板巧克力,少年在克服食道里不舒服感觉的同时还要装出「美味しい」的表情,所谓隐忍不过如此。

至于为什么要掩饰,又是在掩饰什么……关于这一点,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辉一并没有询问自己的自觉。

好歹咽下了整板的巧克力,辉一觉得胃里积起了一层腻腻的巧克力酱,喉咙口一阵发闷。而纯平满意地拍拍手,继续起之前的解说:

“为了节约时间呢,那些建立终身伴侣之前的步骤,我可以帮你省略!直接建立家庭成员关系,只要再写个程序就好啦——欸欸辉一你怎么又咳嗽了?巧克力吃太多啦?哇你的脸好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要真正创造出一个行为接近辉二的模拟公民原本非常困难,光凭借系统预设的数据根本做不到。但多亏了纯平拿手的黑科技和身为公司老总独子的特殊身份,这一切对于辉一来说显得非常顺利。

也包括跳过恋爱阶段这件事。嗯。

“你的体验时间换算成游戏时间是60天。”纯平告诉他,“因为是内测嘛,游戏的时间流速比正式版慢很多啦。”

倒也不坏。

辉一在虚拟的空间里打量着这个凭空创造出来的源辉二。房间的上空漂浮着一个红色的阿拉伯数字60。辉二好像也发现了他,两个人彼此打量,像某种小心翼翼的小动物。辉二簇起眉头,神色里透出点探究,还有好奇。辉一不由地注意到这个虚拟形象非常逼真,神情里带着某种灵动,蓝色的眼睛里不掺丝毫电子质的混色。先前他还担心过虚拟公民的形象会影响到自己的带入感,现在可以放心了。看来双生子的先天优势为纯平录入数据提供了相当的便利。科技真可怕呐,当这个辉二起身和他对话时,如果不是有对话框及时弹出,辉一差点就产生了某种错觉。

……总之,先学着和这个“辉二”好好相处吧。——通过对话框和选项卡。

***

[啊,你下班了。]

不愧是9.0版本。辉一再次想。

面前的辉二倚着墙壁,背景是足以混淆视听的夕阳影像。天边霞光缱绻,群云向落日涌动,虚拟的城市在此时显出了倦怠模样。除了低回的雁阵不时有影像错位和视野上空的表示剩余天数的阿拉伯数字36,一切都显得日常而安详,辉一几乎确信自己听到了雁群扑棱棱的展翅声。

辉二头顶的对话框又冒出了全新的文字:

[回家吃饭还是找家餐馆?]

为了更接近现实生活的作息,辉一和辉二的职业设定都是教师,但各自属于于不同的学校。这是一个辉二没有课的下午,看上去他已经在门口等了一会儿了。

辉一揉了一把眼睛。上星期辉二接连烧断五次电路的回忆历历在目,真希望现实中的他不会这么糟糕。游戏总是有夸张成分的,大概他们达成的第一项公民成就会是电工达人:

“唔……餐馆?”

他的声音并没有在空气里激起丝毫涟漪,唯有浅蓝的对话框在上空徐徐铺开,语音化作了文字。片刻后辉二点点头:

[那先去街心公园看看吧。]

街心公园位于城市的心脏位置。显然路边叫卖的npc们并没有得到编写者的特殊优待。他们的面部粗糙,偶尔有影像错位。但“粗糙”是相对身旁这位辉二而论的,公正地讲,这些人的五官已经比7.0版本改进了不少,如果没有不时的乱码闪回,大概是能被称为“栩栩如生”的。或许因为是内测版吧。辉一想起在进入游戏之前纯平曾经反复叮嘱他:

“因为是内测版,里面可能会有bug。应该不会出大问题啦,但如果有哪个街区的影像错位比较厉害,等出来时记得告诉我。”

回忆播放到这里,辉一顿了顿脚步。实际上他和“辉二”只逛过第四街区和中心公园而已,这样的话出去恐怕不好向纯平交待。好歹自己也占了一个内测名额——

可是、所谓的“错位比较厉害”的判断标准究竟该是什么?至少,他身边这个辉二,从没有出现过数据闪回的问题。不仅如此,还逼真得不可思议……

这样想着,辉一侧过头。渗透着夕阳味道的长风从他们中间穿过,辉二的低马尾在风里荡漾开来,辉一凑近了一些,他张开手指,感觉辉二凉丝丝的头发从自己的五指间穿过,比自己的头发柔顺了好多。如果再凑近一点的话,真实得连睫毛的颤动都可以数出来吧……?

[你在干嘛啦!]

辉二别扭地推开了这个快面对面贴上来的人,耳朵有点红。重新拉开距离后辉一在心里略略惋惜了一下。早知道影像这样逼真,不用那么还原性格也可以嘛。

完全没有发觉自己的想法已经滑到了危险的地方,辉一微笑着摇摇头:

“只是想离你近一点啦……”

辉二的动作和呼吸蓦地停滞了。有一两秒钟的时间他们面面相觑,浅蓝色的对话框簌簌展开又徐徐拢上,一种奇妙的冰冻效果控制了全场,突如其来的沉默让辉一忽然觉得有些不安。

直到对面的人突然把脸侧到一边,咬住嘴唇。头发投下的阴影遮住了辉二的眼睛和表情,长头发的少年忽地伸出右手,辉一发现自己的手就这样被攥住了。

——!!! 等、等下?

脑袋里的红色警报器尖锐地鸣叫起来,但身体却像被施了魔法般动也动不了。辉二的手心的温度贴着辉一的手心传来,就是这温度捕捉住了他,让受害者没能在被握住的前一刻躲开。

谁都没有动作。他们像镜子里的内外侧,维持着原本的姿势,唯一的交界点是彼此的右手,生命线笨拙地挤压在一起。他们在观察。辉二的呼吸被故意压得很低,但辉一怀疑自己只要流露一点点想抽手而去的意图他就会跑掉。仿佛是一个世纪的暂停键,能感觉到、辉二呼吸的起伏正透过手掌心传递过来,那些血管的脉动像极一面老旧但仍然好用的皮鼓,某种难以言说的悸动沉稳地扩散开来。辉一的血液在不可抑止地共振,好像他被辉二抓住的手才是身体的心脏,血液从这里输向四肢。

夕阳已经沉下地平线,游戏中的夜晚是在这一瞬间到来的。熄灭的天光,还不及亮起的灯火,夜色漫上世界的顶空。如坠梦境。辉一在一种恍惚的感觉中意识到,那些有所顾忌的保留,那些欲言又止的话语,那些平衡木上斡旋战略……平时不敢做的事和说的话,在这个虚拟的家园里,全部,都可以了。

——因为这一切都会成为模拟人生9.0里的历史数据,轻轻动一下鼠标就能悉数销毁。

这样的话……辉一伸开手指,扣上力度,回握住辉二的手。公平竞争,现在谁都不能逃跑。这是一个没有灯光也没有星星的晚上,回家的路大概会很长很长。

[……像这样,够近了吧。]

***

是谁说手牵手汗津津的怪恶心。

是谁一言不发地点着头说同意。

原本的审美这么轻易地就遭遇了改变,又或许那从来都只是个幌子。大概,在这个充满着bug的空想世界里,他们都中了不可思议的病毒。

***

第一天牵着手回去时辉一半个身体都僵硬到失去了知觉,回到家拉开灯的那一刻,先前在黑暗里隐匿的羞耻心随着灯光一起爆棚。给人些许安慰的是辉二也累得够呛,表示疲惫的进度条双双亮起了警示的红色。等到好容易躺回了被褥,却又轮到汹涌的思绪漫溯而上。这个晚上辉一想了很多很多,但在第二天清晨却根本回忆不出丝毫。他揉着乱糟糟的来不及梳好的头发,拖着疲劳值并没有被消去多少的进度条走出卧室,忽地发现客厅里的辉二身旁同样浮动着数值居高不下的长条。听见了响动,辉二朝他抬起头,眼睛里装满了清晨的阳光,明亮得像首歌。

……噗哧。

[…笑什么笑啦。]

“因为稍微有点开心。”

因为早上起来看见的第一个人是你。

等到围在一起吃早餐的时候,辉一犹豫了一下,用自己的餐巾替辉二擦去嘴角边的芝麻酱,辉二别扭地侧过脸,但没有真的躲开。阿拉伯数字35自上而下俯览着他们,一切都静静地。

剩下的游戏时间里,比起改变,更多的是去习惯。经过了最开始的习惯对话框习惯游戏界面,渐渐地又理所当然地添入了一笔笔附加项。比如晚安前安静的拥抱,比如帮对方擦去嘴角的汤汁,比如渐渐熟悉的手牵手。这不是辉一第一次接触模拟人生了,早先7.0风靡的时候他也陪着朋友去过。当时他惊讶于这样一个流水账游戏怎么会如此引人痴迷,不过是和各式各样的人造公民重复交谈,菜单栏里的数据盈亏圆缺,把积压的任务挨个打上绿钩钩,最后换回没有任何实质意义的公民成就。

但现在……大概,只要有辉二在的地方,就会有哪里不一样。不过。辉一在心里嘲弄地补充上,这些,不过是实体化的数据编码呐。

真不公平。感觉是自己在单方面被改变着呢……只是现在的辉一还不想去思考那些变化的含义,生活的暗流枝节错落,谁能站在建筑的十字尖端俯览全貌。他最贪恋的也不过是一天结束时的那一声“晚安”。

如果在现实里也能这样就好了。

所以说——这个游戏的参考价值——在.哪.里.啊!!!

再多加几个破折号和感叹号也掩饰不了心里的涌动的暗流,不安,越陷越深或是挣扎已久……伏笔和因果律早在游戏无法触及的地方埋下了种子。周围的虚拟角色带着模糊不清的面孔穿行而过,辉一看着表示剩余日期的阿拉伯数字慢慢退化为单薄的个位数,风的错觉灌进了衣袖。

***

阿拉伯数字1笔直地悬挂在上空,宛如达摩克利斯之剑。

夜色依然婉转,街心公园虫鸣阵阵。所以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并不太出乎意料。或许在第二个拐弯路口,或许在坏掉的路灯下方,或许在湖心公园的脱漆的红色墙壁旁……呼吸忽然近在咫尺,蓝色的瞳孔一点点放大,真的能看见颤动的睫毛。哪里的流萤在低舞,哪里的风声轻昵地送来碎语,熟悉的气息包裹过来,像羽毛,像蝉翼,像雪花。是谁先开始的,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不知道。城市蓦地被抽去了声音,真空般的万籁俱寂中央,柔软的嘴唇蜻蜓点水地相贴。

在虚拟城市的中心,层层叠叠的夜色无声地展开翅膀。听见了,在心底。十七年以来最大的巨响。有什么物质正奋力地撕开胎衣,蛋壳破碎的声音让宇宙出现裂痕。

***

现实世界的一个星期之后。

泛黄的日光攀上办公室的天窗横斜一地。纯平啪啪地在键盘上敲着代码,太专注了以致于没听见敲门声。门外的辉二干脆地拨通了他的电话,甜美的女声响起,纯平这才慌慌忙忙地摁断手机跑去开门:“哈罗辉二~一个人?”

“来道谢。”

扎着长头发的少年简短地说道。少年从挎包里抽出一张崭新的专辑,封面意大利籍的金发女孩笑容粲然:“这个就是你喜欢的那个歌星吧?真人确实挺漂亮。拿好,这是签名版。”

“噢噢噢噢噢噢噢!!!”狂喜的纯平险些就抱住辉二亲了一口,后者接受了拥抱但躲过了chu。

“噫辉二你竟然没闪开?”还以为会被腹拳。

“啊…开始觉得肢体接触没那么讨厌了。”但果然还是不想被你chu。

胖男孩怀揣着的十二万分小心接过歌碟,泫然欲泣:“辉二二你是个好人……”

“我不承认这个奇怪的称呼哦?”辉二拉过一把椅子,随意地坐了下来。他欣赏了一会儿纯平主演的手舞足蹈.gif,等对方镇静下来后才慢慢开口:

“总之,上次模拟人生9.0的事情,多谢了啊。”

纯平的动作微妙地僵硬了一瞬间,然后他眨了眨眼睛,摸着鼻子转过身:”哈哈哈哈可不是吗……最近过得怎么样?“

“很顺利,没出大问题。”辉二的眼睛闪闪发光,“——你用数据模拟出来的辉一真的很逼真!很有参考意义。多亏了游戏里的那60天。”

“……太好了幸亏你们俩兄弟的神经都这么大条。”纯平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大声点啊。”

“啊!我说听到你们感情好我就放心了!”

事情的发端还要回到大半个月前。纯平接到了辉二的电话,几句东拉西扯之后,对方在手机那端咳嗽了一下:“……说起来,有件事情可以拜托么?”

辉二告诉纯平,他从源辉成那里得知了辉一的妈妈接下来会休假一段时间。“刚好我爸妈也要出去一段时间。”

纯平在电话这头翻了一个无人欣赏的白眼,这个刚好还真特么巧啊。

“所以,我想请他到我家来住一下……别误会——这只是演习!”接着辉二开始画蛇添足地补充说明,这真是千年一遇,“因为以后大学可能会合租一间房啊,想提前了解彼此的生活习惯之类的……免得吵架。”

“所以找我干嘛啦,我下午还要去看演唱会。”

“……”辉二顿了一下,“想拜托你用那个模拟人生9.0先虚拟一个场景,让我适应适应…和辉一相处什么的。”

“等等!有必要?”说好的只是演习呢。

“——这个只是演习!演习!第一次住在一起,提前了解彼此的生活习惯会比较好吧?”

所以老兄你究竟要演习几次啊?演习的演习?既然如此你们这次合住的意义在哪里敢不敢大声告诉我please——?

“你想了解辉一的生活习惯你就去问啊。”

“太幼稚了,”辉二果断地回绝了这个提议,“肯定会被笑。”

噢那你以为自己这样就很成熟吗。不过最终纯平还是答应了下来,白赚的内测苦力不要白不要。当他正苦恼着怎么应付过去时,辉一的电话及时打了进来。

回忆完毕。纯平抱着怀里的签名专辑,笑容很眩晕。

***

“辉二,你也出来了?”

太阳西斜,夕阳的余光缱绻。穿过车水马龙的十字街口,意外地在街对面遇见了从超市里出来的辉一。对方显然只是临时出门,手里提着买好的东西,裤子还是家里那件。

幸亏已经把专辑送出去了。这么想着,辉二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个微笑:“嗯~稍微有点事。”

一群徘徊的大雁从他们的头顶飞过,辉二确信自己听到了翅膀扑打的声音。这个场景有一些熟悉,一定在什么时候发生过,只是他一时想不起来。

“哦,还忙?”

“全部ok了啦。”

“回家?”

“回家。”

他们拉住对方的手,倦怠的日光把两道影子锁成了一个。回家的路曲折地向落日的尽头伸展而去,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慢慢地、慢慢地走回去。

Fin

要是知道了在游戏里和自己相处的是本人,两位大概会boooooom吧。
惊人的城市巨响这个关键词没有用好,土下座……因为我莫名地默认为了城市中心的巨响(ntm)但回头修改时又觉得怎么都不合适,所以最后还是用了原版,希望包涵TwT
顺带一提,倒数第三节当作辉一视角or辉二视角or双方视角都没问题。
但其实我觉得能这么快就其乐融融地相处在一起怎么可能啦(揍)有好多地方都做了柔化处理,因为再展开就收不了了。这是个遗憾的地方,但2k这cp我还会继续写下去的,所以我倒不愁XD你们别嫌弃就好啦。

评论(9)
热度(35)

© 木村三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