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村三十

木村辉一是我男人

ggad/gendrya/鹤丸左

【一拓一|cp向】秋往冬驻

秋往冬驻

…又名《关于其中一位男主角在此期间只更换过两次服装配色的这件事》

※木村辉一吧首届吧刊参文
※架空大学设定
※一拓一攻受无差,雷cp者务必绕行
※略傻白,慎

(一)

拓也才接下大学校园里豆浆店兼职的前两个星期,成天都过得兵荒马乱。

五点半就得站在前台伺候那些起得比谁都早的非人哉学霸,六点要给店主那只胖成球形的肥猫投喂令它长得更像球形的食料,六点半大一学生做早操的背景音乐在整个校园里震耳欲聋,拓也只能眯缝着眼睛去读顾客的唇语。最糟糕的是店里读卡机坏了,刷不了饭卡只能收现金。该死的店主非让一杯豆浆收一毛六,花花绿绿的毛钱数得人头昏脑胀,拓也觉得自己上一次这样和数字打交道还是小学时一个被数学老师留在办公室的傍晚。

所以,当一笔整齐得不用让他翻箱倒柜数零钱的钞票出现在时,拓也眼前一亮,内心涕泪横流喜不自胜。

“一碗豆浆,三个包子。”说话的男生和他个子差不多高,看起来很和气。他一头深蓝的短发打理得叫人看着舒服,可穿衣搭配是不可思异的红配绿。

人无完人嘛。拓也给红配绿君打得豆浆满得都快溢出来了。

第二天该死的读卡机依旧用不了。红配绿君又在和昨天差不多的时间点拿着合适的零钱来了,这次拓也留意到他的眼睛也是蓝色,有点像在记录频道里见过的夜晚的海,深邃而宁静。嘛,反正,对于这个特地拿出整齐零钱的人,拓也不想吝惜溢美之辞。

依旧是满到溢出来的一杯豆浆(以及三个正常的包子),红配绿君接了过去,像昨天一样对他习惯性地道了一声谢。

第三天事情依旧没有什么新意,不过这次红配绿君接过豆浆时,稍微打量了一下杯口:

“这几天你给我打的豆浆好像挺多呀…不怕老板生气?”

“哦,他啊。”拓也大大咧咧地把手叉在腰上,听见自己的声音非常豪爽,“他要是生气,我就不喂那只胖猫。”

夸张地朝角落一挥手杆,蓝眼睛男生噗地笑出声来,手里的豆浆撒出来了一点点。感觉自己讲了个不错的笑话,拓也心里腾起一阵莫名的自豪感。这天,一直到工作时间结束,拓也都充满了干劲。临走前多喂了那只胖猫一点饲料,还亲切地拍了拍它快滴出油的脑袋,当然出门时没忘把手蹭着墙壁擦了擦。

第四天,这天是星期五。在找零地狱里挣扎的拓也已经有点盼着红配绿君登场了。但越是盼他他越是不来,该收早摊了,拓也莫名地感到有点泄气。当然,该喂的猫还是得照喂不误。

秋天的长风带着松脆的叶香,他从林荫道拐去足球场,记起今天化学院和医科院有一场比赛,赢的队伍可以向安排在期中的校级决赛会再进一步。当然这和拓也关系不大,他所在的体院已经把年年拿一等奖当作日常行程了。

今天的天气意外地烫手,现在阳光正烈,贴着地面的空气几近沸腾,动一下就淌汗。周围的女生都拣着树荫走,拓也迈着腿走在太阳地下,享受着夏天最后的回光返照。

所谓一事不顺事事休。他到场子的时候外围的人群已经开始散去,比赛结束了。拓也在大门口杵了一会儿,感到有些无趣。不想白跑一趟,拓也打量着,看上去是化学院输了,可以去亲切地嘲笑一下和自己关系还不错的守门员柴山纯平。

他抬手揉了一把头发,汗水臜在毛躁的栗子色头毛里,湿哒哒的。

……算了,还是先去水龙头那里冲把脸吧。

水龙头里刚涌出的自来水都是温热的,过了一会儿才凉下来。几乎就像是夏天。凉水拍在脸上的感觉着实太棒了,拓也整个人都重新畅快起来。他抬起头,湿漉漉的视野里镜子映着他湿漉漉的脸。

但镜子里映出的人不止他一个。他的背后站着一穿着个医科院球服的男生,拓也的视线像是被无形的线牵引着,不受控制地朝镜子里盯了过去。男生的头发是深色的蓝,视线低垂到一边,正拉起球服的领口的布料擦拭着淌到脸颊的汗珠。

咦,这个人、不就是…?

听见拍水声停了,男生抬起视线。在并不十分干净的仪表镜里,两人的眼神就这么无遮无拦地对上了。拓也没有防备,直直就看进了那双的蓝眼睛里面。

“…嗨?”拓也犹豫地开口了。他没有回头,维持着两人在镜子里对上的视线,还对着在镜子里另一位的倒影挥挥手。……在旁人看来肯定有点傻气。

今天没有穿红配绿的红配绿君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记起来了:“你是…在豆浆店值班的那一位?”

“嗯,我是神原拓也。”话窜出了口,想拦下这句莫名其妙的自我介绍已经迟了。拓也急忙补救了一句,试图显得更自然一些:“我也是足球队的,体院。”

今天并没有红配绿的红配绿君点点头:“体院…这次联赛还不知道我们队伍最后能不能对上你们。有运气的话我们还能在球场见。”

“没那么吓人啦,我看你们今天赢得很顺利吧?”

“啊拉,主要是因为化学院的主力上周训练扭伤了脚……”

对话就这样顺利地进行了下去,就像手上这只水龙头,一旦拎开就以不急不徐的节奏安然而连贯地出着水。没有滞涩感。拓也眨了一下眼睛,感觉到了一些不可思议。

“快点——喂——”远处有吆喝声打断了他们,医科院的队员在招呼红配绿君,“去小吃街啦——”

想起自己还霸着水龙头的位置,拓也忙闪到一边,等红配绿君飞快拧开龙头冲了把脸。拓也没有动,一时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但又觉得就这么走开会有一点干巴巴的怪异。

他咳嗽了一声,终于决定转身离开。想回头告别的时候正看见对方从水台边仰起头,深蓝的发梢溅起水花,被阳光映得透亮的一两滴水渍正从他的颧骨勾勒到唇角。

这次两个人的眼神又一次碰上了,拓也还没来得及感到尴尬或者不安或者其他什么见鬼的情绪,就先看见那个人的深蓝色的眼睛里沁出了舒然笑意,他微笑着:

“好像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木村辉一。”

(二)

 
周末的时候辉一又在同一时刻到店里来了。这时候店里人不多,他们站着聊了一会儿天。辉一不算很爱说话的人,但好在随和,让拓也不用绞尽脑汁去找什么话题。和他聊天意外地叫人愉快,说什么倒是次要了。

下一个顾客凑过来时拓也感到一阵遗憾。辉一喝着豆浆走出店门,门帘是陈旧的绿色,拉开时阳光透进来了一点,拓也看见他回转过半个身子,衬着门帘后的隐约可见的秋日长空,朝自己挥挥手。阳光从他抬起的手臂到胳肢到腰线都渡上了一层影子,形成了一个非常柔和的弧。

拓也突然有点口干。

他很快不再记得自己和辉一都聊过些什么,可唯独过忘不了影子顺着抬起的手肘所描画出的那道弧线。那起伏非常柔和,好看极了。

人少的时候他们会聊几句,人多的时候他们便只匆匆交换一个眼神。天气好的时候辉一的眸子湛蓝蓝的,里面像是栖居着阳光,又像是有隐秘的漩涡。

有一天辉一接过豆浆的时候有点遗憾地对他摇摇头:“我们队输了,差一个球…决赛加油吧,球赛上见不成了。”

“怎么见不成,你可以来给我加油啊。”拓也咧咧嘴,笑得很爽朗。他知道辉一拒绝不了这样的笑容,于是探过柜台安慰性地轻锤了一下对方的后背。辉一的愣神稍纵即逝,他想说体院的实力哪里还需要有人加油,但最终说出口的却是一句:“好啊。”

所以,真到了决赛那天,拓也的眼神几番往观众席下逡巡,有队友看过来时又马上心虚地缩回目光。

可一直到进场,他都没有看见那身熟悉的红配绿和蓝脑袋。

啊,当时豆浆店那么吵,自己随口说,对方随口答,可怎么就认真了呢,什么时候就认真了呢。……其实也没有真的较真,只是心里有点小小的期待。只是,也许——

那天的天气不大好,像是印证了拓也的心情。起初还有些白凄凄的日光,后来乌云便自天边泼墨般挥洒过来,还带着些低气压的沉闷。这低气压自然是感染了体院的人们,于是他们三下五除二地让对方输得丢盔弃甲。主办方看了看头顶马上能拧出雨的乌云,就挥了挥手,表示颁奖另择日程。

拓也跟着队员踢踢踏踏地走回更衣间,早点换了衣服回宿舍吧,还好体院的寝室离球场并不很远。他打个个哈欠,模糊地想起自己似乎没有带伞。

待副队长突然推开门时,拓也刚把汗津津的球衣撩起了一半。正露出了腹部结实健康的小麦色皮肤,平时塞在宽松衣裤里的匀称体形也显了出来。

“队长,有人找。”

同为爷们儿的副队长显然毫不顾忌更衣室里一群正在换衣服的男生们,拓也也保持这衣服撩一半的动作毫不顾忌地看回去。他神定气闲,直到看见一个熟悉的脑袋,从副队的一边肩膀上冒了出来。

“原来你是队长啊,拓也。”辉一说。

——等等等WTF现在是什什什么情况!

拓也当场僵住了。他一动不动地杵在原地,突然无比清晰地闻见了飘荡在更衣间里的汗味儿。

不不不对啊我是体院生飙什么WTF啊上次的英语小测我是完美地过了倒是长岛那傻瓜非要带小抄被结果发现了被狠狠罚了一次检讨没有上报算他运气好教导处的老头子脾气可怪了上次学长他——

我·到·底·在·干·什·么。

逼拓也回过神来的是视野里的辉一从远处湛蓝蓝的一小撮变成了近处红加绿的一长条。他毫不介意地穿过左右脱着衣服的男生,走近,掂着下巴上上下下地打量了拓也一下,然后用食指的指节敲了敲拓也的腹肌,坦然地夸奖道:

“锻炼得很不错啊。”

轰——

脑袋里裂开了一片空白。他稀里糊涂地听着辉一在一旁说什么下午突然被导员叫去了所以来迟了真抱歉和球赛他只看到后半段拓也那个射门精彩极了之类的balala,直到胳膊肘因为僵了太久而传来了一阵酸痛,拓也才意识到自己一直维持着球衣撩一半的pose。于是急忙把衣服拉下去。

哦凑正确的动作应该是把这件汗透的球衣从头顶扔出去啊!你不是要换衣服吗神原拓也!

旁边几个队员已经施施然地把衣服换好了,拓也看在眼里突然如梦初醒,对了我有的他也有我这是在害羞什么啊看一眼敲一下谁都不会长眼疮少块肉……

——“队长,外面要下雨了,我们先走了哦。你带伞了吗?”

还没等拓也回一句给我留把伞,辉一先说话了:

“我带了。”

雨还没落下来,拓也就先听到了来自脑海的一声惊雷。余音滚滚。

(三)

折腾好了衣服,外面已是风雨欲来前的黑云压阵。

“你的寝室哪栋?”辉一先一步走到外面,声音被风吹得散成一片,拓也凭着在豆浆店练出的读唇语技能勉强领会了他的意思:

“顺路送我一程就ok啦,我可以用跑的。”这家伙牙齿刷得蛮干净啊,离的远时,可以看见糯糯的白。平时也感觉他比大多数男生整洁,但为什么偏对红配绿那么执着噗。

辉一在嘴前竖起一只食指:“我有伞。真要下雨了,队长只能流着鼻涕接过联赛奖杯了。”

“你非要送我,那就走吧。”本来也不是在认真拒绝,拓也摊摊手又打了个响指。一些大颗的雨点已经结结实实地砸了下来,辉一迎着风撑开伞,蓝色的伞面带着逆风嘭地绽开在灰蒙蒙的天幕下,伞上流线形图案充满着力量感,破碎的雨珠被有力地四散弹开。

这柄伞比拓也想象中的要大,他既高兴又失望地凑了过去。辉一转了转伞柄,把两个人都罩在下面。

“这把伞的设计真酷。”

“啊…我弟弟挑给我的。”

拓也毫不意外地点点头。

风推着大雨阵阵从前方袭来,怒号着推近,给人一种跋涉在在枪林弹雨里的错觉。下台阶时辉一脚下打了滑,还好在跌倒前被拓也捞起一边胳膊。

“小心,听说上学期有人从楼梯上摔进校医院,躺了俩星期。”

“哦…”辉一草草地应着声。走出了球场,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口:

“其实那个人就是我。”

拓也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能踢出好球的脚也能从楼梯上踩空,这个世界果真是复杂而辩证的啊——嘛,不过,稀奇古怪的事放在辉一身上,也不再显得稀奇古怪了。

这个想法要是叫辉一知道了,他大概不会很认同。这么想着拓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耳朵里灌满了水声,像是世界被倒扣进了水里。依稀地意识到,和辉一在一起时自己老是在笑,心里也在抱怨表情太傻气,但就是忍不了啊。大声的笑,咧开嘴角的笑,偷偷的笑,微笑。也许笑是会传染的,但他真的非常、非常地开心。

一路上的行道树都朝一个方向歪着腰杆,雨点砸在身上还有点疼。但自上午就沉沉的低气压也在漫天泼洒的雨点和摧枯拉朽的狂风中被淋漓尽致地撕裂开来,在伞下狂奔让拓也感到爽彻心扉的释放感,余光里,辉一的眼睛明亮如水洗。辉一很少像这样在雨下狂奔,他的喘气有点急,衣服被雨打湿,贴在皮肤上滴嗒嗒地沉。这种感觉对习惯于整洁的人而言确实不太舒服,但是,意外地,他不觉得讨厌。

宿舍离球场并不远,但仗着辉一不知道路,拓也指了条弯弯绕绕的远道。

风大了起来,一个人撑伞免不了掌不好平衡,辉一难免有一点踉跄。于是拓也也凑上前去,他两只手和辉一的两只手一起抓着伞柄。有点像小时候和信也玩角色扮演时两个人一起抓着树枝的姿势。

空间骤然缩小,距离猛地拉近,呼吸声大过雨声,拓也心里一紧。这下,两个人的肩骨不时撞在一起,骨节相硌的感觉倒也不痛。

倒像挠痒痒。

风穿过雨穿过,跑过的风景变成模糊的色块狂放地涂抹在视野末端,像斗折蛇行的斑斓的流动的彩带。想大笑,想跑得更快,想跌跤,想更重地撞在一起。想雨再大一些、再大一些——想看见撕裂穹苍的闪电,想听见撼动世界的雷声。

——真希望就一直这么跑下去,跑下去,跑下去,看不见尽头,在风声与雨声的轰鸣里,把时间和世界统统抛在后面。

当然,真要一直跑下去,拓也绕远路的小算盘也基本玩脱了。见好就收,即时拐回正确方向,绕校园一圈这种铁定露馅的事儿还是不要贸然尝试的好。

熟悉的寝室门闯入视野,这才感觉到自己浑身湿得透透了。他不太敢去看辉一,只是盯着对方绿色的衣领说话。有点心虚地邀请辉一进去坐坐,脑海里却出现了自己前几天换下来还没洗过的袜子。

雨点非常识趣地或者好死不死地在这时稀拉起来。辉一看了看鸽灰色的天,反常地一时没有动作。他好像若有所思,拓也也跟着安静了下来,过了几个世纪或者几秒钟,才听见辉一的声音:

“趁雨小,我先回去吧。”

脱口而出:“我送你。”

咦咦咦咦咦这话是我说的吗我是说话的人吗我是这么说话的吗我说了什么我是谁谁是我——

辉一噗地笑了起来,抬头时眼睛停在拓也头顶一缕逆着地心引力的头发上:“那我还得再把你送回来,没完没了了。”

……可那也不赖嘛。

但拓也还是站在楼下看着辉一远去。直到辉一背过去走远了,他才放任自己刚才每每蜻蜓点水的眼神笔直地落在对方的身上。从背影来看,辉一只是一个穿着墨绿外套的正常品味少年。可以被划入高个子,身形匀称,在风雨激烈的平地上走得稳当。他见他一点点地变小,远去。

直到绿外套消失在视野里,拓也依然在原地站了一会儿。

(四)

他们对彼此都比以前客气了一点,却说不上来原因。辉一还是会在老时间来到豆浆店,拓也还是给他打上满满的豆浆。时间如细水,流过辉一也流过拓也。深秋里尽染的群山在北风呼啸中换上银装,开始下雪了。

拓也的打工生涯也眼看着要到期,他开始有了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慌,在心里纠纠葛葛。豆浆店在的秋冬换季时小小地翻修了一下,店面扩大了,多出了几列座位。那个暴雨天之后,除了非常少有的几次偶遇,他只有在店里的柜台前才能见着辉一,不然呢?他们确实缺乏其他交集的契机。

这么一想,心里就更——

他咬咬嘴唇,试图打住一些连自己都不太能看清的念头。

圣诞节前夕,他被指示着把一棵花里胡哨的圣诞树在店里安好(出于某些原因他没有腹诽这树搭配的品味真次)。好好的豆浆店和圣诞节攀什么关系,他重新站回收银台,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眼神再一次落在了门上。

已经过了辉一常来的老时间,他没出现。快期末了,大概忙吧。

可是……

如果他明天也不出现呢?

如果他出现了自己却不在这里呢?

明明是直来直去的人,这忽上忽下的心境不属于神原拓也啊。他能感觉到自己和辉一之间横着一些东西,可如隔纱观雾,他看不清楚也说不出来。明明心里很急,明明很想把事情弄清,明明知道弄清了之后自己心里就不会慌了,弄清了之后他就不害怕结束这份兼职了,可……可每次看到辉一,为什么自己却说起了不相干的小事,为什么想起了所有的却独独忘记这些的不安。

下一次的话——

转机就在下一秒,新换的厚门帘被拉开了。雪地和来人的身影一起进到拓也的眼里。是他。心里没由来地一震,明明昨天才见过面啊……辉一对他笑着,非常好看。

拓也没意识到自己用了“好看”两个字。

拓也意识到是为什么会“好看”。罕见地,今天的辉一穿着一件飒飒的黑风衣外套,能看见下摆的潇洒的流线型。里面是深紫的内衬,没有红,没有绿。

……啊上次看到他没穿红配绿还是踢球的时候。

这一次,辉一不是一个人进来的。他回过头对旁边一个还没来得及露脸的人说了什么,片刻之后,拓也倒吸一口长气。

是另一个男生。这没什么。这另一个男生和辉一长得一模一样——啊啊,好像听他说过,唔,双胞胎什么的?

“两杯豆浆,六个包子。”

拓也忍不住想笑出来,实际上他确实这么做了。辉一旁边的男生微微瞪了他一眼,他好歹打住了,老老实实地打好豆浆,递的时候看见辉一此刻的微笑非常满足。

“这就是辉二。”他愉快地说,“我们很像吧~”

双胞胎弟弟和辉一的脸孔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只是神情冷些。拓也莫名地觉得自己和这位辉二大概气场不太和,这一点倒和辉一无关。辉二梳着长发,扎着一方蓝色的头巾,竖起的高领贴着脖颈,外套看起来充满设计感。一言以蔽之,穿衣打扮上你完全挑不出他的刺。哦,对,辉一的雨伞就是他挑的。

……当真是亲生的?

这一次,辉一没有买了早餐就走。他和辉二坐在靠窗的角落里交谈甚欢。店面扩大了真好啊。拓也在收银的间隙偷偷瞟着这哥俩,和哥哥交流时辉二的神情柔软了下来,辉一说话时肩膀是微微前倾的。拓也的眼神在两人中间晃荡来晃荡去,最后不知不觉又回到辉一身上。他再一次忘记了片刻前认真地苦恼着的事。

接下来几天辉一没有再出现。再出现的时候他又回到一个人的状态了,衣服换了一套拓也没见过的,不过颜色还是有点怪。

“走了?”拓也把豆浆递给辉一。

“嗯。他在意大利读书,趁着圣诞节请了个长假回日本……但也该回去了。难得见面,他忙。”辉一的声音有些伤感,然后他摇摇头,阴霾淡去了些,“再不回去女朋友该生气了~”

拓也微微一动,突然记起了自己的烦心事。他看见辉一把饭卡放在刷卡机上,拓也把卡推了回去。

“我请你。”就这么咧嘴笑了,“虽然也就几块钱……”

这样的招待未免看着太小家子气了,换一个对象拓也可不敢把这话坦荡荡地说出口,简直寒碜得如同在恶搞。

但…如果是辉一的话,那就没有问题。

辉一愣了一下,终于噗地笑了起来。他眼角弯弯的,阴霾从眼帘下消隐。

才认识的时候他也这么笑过。拓也想起来了,应该是第三次打照面的时候吧?那天他像打了鸡血一样给老板的肥猫多喂了好几口饲料,过几天猫拉了肚子还被老板训了。

不,不止那一次。还有暴雨那天,还有店里搞促销活动时自己溜过去和他说话那天,还有前几天他们聊天的时候……还有很多很多次。

心中渐渐没有了当时莫名的澎湃感。像是温水流过心田,世界都没有了棱角。

好开心呐。

辉一接过豆浆,沉吟了一下。

“等一等,要给我打气的话,一杯豆浆和三个包子还是太没有诚意了啊。”

“不你!你是想了想才说出这句话的吧绝对是想了想后才说出口的吧?其实你明明很高兴但突然想诈我一笔吧绝对是这样吧神原拓也大人全部都发现了哦你这个家伙!”

辉一的眼神从豆浆移向拓也,拓也在那双蓝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才认识的时候他偶尔会觉得这双眼睛里有旋涡。

不然自己为什么会像这个样子,突然就说不出话来。

辉一偏了偏头,把手上的豆浆推回给拓也, 有点促狭地眨了下眼睛:

“我要两杯豆浆,六个包子。”

冬天店打烊早,顾客零零星星。上次辉一和辉二挑的座位还在,空着的,靠窗户。桌子有点油,但是是店里最安静的角落。一些暖和的阳光正铺在桌上。

拓也听见了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他明白他的意思了。

“哇噻,好心给你打气,还得把自己给赔进去。”

话里存有微妙的歧义,但当事人没有留意到。拓也在辉一的眼睛里和自己的倒影对视着,感到了古怪的亢奋:“不过我可是很大方的哦?今天陪你吃早餐,接下来…也随时奉陪。”

冬天太阳的光芒并不灼人,落在雪上,色泽如同新生的婴儿的皮肤。一些故事结束了,另一些正在开始。

拓也比平时里手脚更麻利地收拾好了柜台,他端起两杯腾着白气的热豆浆。辉一在靠窗的位置等着他。冬日的初阳正在窗外拉开银色的浅晖。

下班时间到。

 

==============

后记

六月赶给一吧吧刊的文,修了一下,拿来充个(大概没什么人会看的)冷门粮。 顺说是我第一次写cp向+用楼梗衣梗的文【你

自己回头看的时候蛮orz的(感情线发展的原因)……出于关爱保护冷cp的心情认真修了一遍,希望能降低一些耻度。一拓和拓一在相处上还是有差别的,这次选了个可以一锅炖的时间点,因为是拓也视角我猜看起来比较拓一?但实际上是一拓一无差啦,辉一虽然不太主动但该出手时就出手【咦

以后要是有余力有心情有脑洞的话可能会写一篇辉一视角的,顺说自己脑海的设定中,两位捅破窗户纸还不是在结尾处。但要进展下去就不能一拓拓一一锅炖了我很方,已经是冷cp还要自己和自己掐攻受(。

结语:今天也在愉快地自娱自乐呢【没有错

评论
热度(23)

© 木村三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