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村三十

木村辉一是我男人

ggad/gendrya/鹤丸左

【digimon/二辉】他的英雄学院(中)

第二节


1

再一次见到他,是在一段传回的录像里。

没人看清英雄因何倒下,杀手白面具上溅了几滴新鲜血,红得尖锐。他好像怔仲了半秒,抬起几根手指揩去血污,在面具上拉扯出几道弯曲泥泞的浅红小径。有一个片刻辉二担心他会将它揭下,但杀手黄昏已经瞥见了瓦砾里的摄像头,视频呈现一片雪花。

“灵魂怨曲。”技术科的英雄电光解释道,“我们初步弄清了他的个性。”


2

“他通过声波直接攻击任意个敌人的脑海,醒来后英雄们轻则能力受损,重则失去个性。”英雄电光说,“尚不清楚能力的上限在哪里,但据惯例,这也会对他本人造成相当的负——”

3

警报器的尖叫淹没了他的话音。


4

袭击发生在士杰中学。这是第二次相遇,在逼仄的巷道。几个英雄和学生正在面具杀手的脚边蠕动,少年将五指朝下一压,地上的人便不动了。

“能让我过去吗?”与他身形等量的杀手跨过一具失去意识的身体,“英雄银狼,或者说——辉二?”

英雄没有回答,手中浮现出一道笔直的光芒。而杀手揉揉蓬松的蓝发,仿佛深感困扰,在他的手心里,阴影正汇聚成长枪的形状。


5

第一回合,辉二就落了下风。杀手黄昏看透了他每一式的轨迹,他只需闪躲,黑色的长枪乘机晃出,光剑便碎成一地亮色粉末。复数个性,辉二模糊地想。

“快一点。”杀手说,他就站在那里,等待辉二创造出第二把剑。


6

他又一次击碎了杀手面具,那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庞滑过一丝惊诧。

“这下可对你不妙了。”木村辉一说,他腾出一只手,摁住左脸仅存的半片面具。辉二欺身上前,光剑挥向对方的腿部,双膝却猛然遭受钝击。

“学校一定教会了你许多,”一支蓝色的视线垂下,如同停歇的水鸟,“而我师从死亡,它毫无怜悯。站起来,辉二,忘掉那些技巧,只用想赢的打法可是行不通的。”


7

如果那是一双愤怒的眼睛,或者沉淀着怨恨。

病床上的母亲,生父永远拨不通的电话。男孩握着妈妈枯萎的手,电视里的英雄阻止了一起匈杀,却无人理会这个小小的家庭被病痛扼紧的喉咙。

他的眼睛应该充满愤懑,他的声音应当饱含仇视。

为什么。光剑与长枪重重相击,杀手赞许地稍作点头。为什么。两把光剑将杀手钉在石墙上,漆黑的长枪从他的喉咙破土而出。为什么。木村辉一在断壁残垣间宛如闲庭信步,他说进步得真快啊,辉二。

他露出来的那只眼睛像一口古井,百万种涟漪里唯独没有恨意。


8

“真怀念它。”杀手抚摸着手里的武器,一面铜镜在身后缓缓打开。辉二已经无力站起,他看见对方从地上拾起面具的残骸,很认真地拍掉泥土。

“就陪你到这里了。”杀手黄昏浅浅地笑,他张开双臂,轮廓被镜光所勾勒。倒向镜面时,他像一具诡谲的十字架,或者殉道者。


9

邻国武器试验成功的消息很快占据了一切媒体的头版,排名No.1的英雄炽天使呼吁各国尽快签署和平条约。下一个版面是某个南半球国家开启该项目的消息泄露。

辉二把报纸放回原处,走入街道里争论不休的人群中。

他刚从父母家离开,不知道自己要去往何处。敌袭事件的伤口大多好了,只有巷战留下膝部拉伤仍在雨天隐隐作痛,医生说要再休息几个星期,他不该走太长时间的路。最近事务所分下的任务不多,作别前辉二险些没按捺住长久的疑问,但看见父亲花白的头发和眼纹里的骄傲笑意,他终于是沉默了。

他所寻找的答案并不在这里。

年轻的英雄把衣领竖起,天有点凉了,他思考着回家,或是事务所,直到迎面的日光被某个人影挡住。辉二中断了思绪。面前的人微微抬高了黑色了帽檐,眼睛里游过云朵的蓝色倒影。

摘下面具的杀手黄昏站在熙攘的街道中间,轻快地对辉二挥手,说,“嗨。”


评论
热度(19)

© 木村三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