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村三十

木村辉一是我男人

ggad/gendrya/鹤丸左

【digimon】咖啡馆奇妙物语(2)

咖啡馆奇妙物语2

咖啡馆pa世界线衍生,前文走:http://kimura30.lofter.com/post/1d536140_103126dd

辉一&黑大耳兽

竟然有2!想不到吧.jpg

1

“你将会有三天假期。”黑大耳兽转动椅子,背对窗户,朝向烘焙机、模具和洗水槽。外面才下过雨,淡紫色的泥土吐露几枝早开的金雀花。
他唯一的员工似乎对面前的蛋糕胚子更感兴趣。木村辉一拉开烤箱,摆弄上面无精打采的金属按钮,外头一只鸽子落下一片湿润的羽毛,辉一这才面向落地窗,双手谨慎地交叉在胸前。
“我假定你没说完。”他说,桌上的小镜子将反光映上他深蓝的眼睛。他的面孔像个小孩,有种戒备的神气。黑大耳兽站起来,一对圆厚的长耳义愤地耸起。
“我们这个月的营业额又被超过了!”灰鸽扑扑翅膀飞走了,“白巧克力根本不配叫作巧克力!白咖啡是彻底的异端!——我们需要调查!炽天使一定在耍什么花招。”
“那叫做营销策略。”辉一指正道。然后他转过头,自言自语道:“我就知道。”

2
“本店只提供黑珍珠茶,黑巧克力,黑森林蛋糕。”辉一微微一笑,他眉眼舒展,五官像风度翩翩的青年,“喏,还有黑色的店主公仔。如果你消费满了一百元,会送你一个。好的,先生,记下了,黑咖啡一杯。”

3
这两个月的营业额终于低到了黑大耳兽无法容忍的程度,辉一将这理解为李小春小姐被家人带去东边度假的后果。
“人们疯了。”黑大耳兽说。辉一正在挂休业的木牌,他身后是金雀花,长穗的紫藤和蓝色的婆婆纳花,石子小路的尽头隐约可眺见一块蓝色的汪洋。听见它的批评,辉一摇摇头:“对客人友好一点。”
“他们宁可选择让自己发胖的白咖啡!从那里他们只能得到愚蠢的卡路里!”黑大耳兽咆哮道,一瞬间仿佛要进化了。海风与晨光吹开了咖啡店的木门,辉一走进阴影里,换了一身简便的衣服。
黑大耳兽仍然气鼓鼓的。“假期愉快。”它简扼地说,辉一打了个哈欠。
“这是变相加班。”他踩过翘曲的地板,走进紫阳花的石子儿小道上,“祝我成功,老板。”

4
他看见炽天使的咖啡店。金碧辉煌的店门,大理石台阶,两侧的遮阳伞宛如一排绽放的巨大花朵,人群往来如织。
辉一伸手,抓住了叠成纸飞机的传单:消费80元,可以与本店招待生握手;消费120元,可以与本店招待生合影;消费150元,合影时可以与招待生有礼貌范围内的肢体互动。下面还有更详尽的条目。
他带着决心抬起头,店门口一左一右杵着两个人,那是穿着女仆装的辉二和穿着燕尾服的小泉,他们半蹲着,在和一个带着痴迷神情的小学女生合影。
思考两秒,辉一转身便走。咖啡店的彩虹色烟囱仍在孜孜不倦地送出成百上千的纸飞机,任由海风捎到岛屿的每个角落。

5
“嘿,早说你要来嘛!”纯平大惊小怪地说,他特地从厨房里出来。男孩搓着手:“你说服它了么?三店联合展?说实在的,所有人都期待我们能重回咖啡与点心的黄金时代,现在……”
“正是传说开始的时候。”拓也接过他的话,在对面坐下。友树跟在后面,往辉一的面前放了一杯小巧的、热气袅袅的白咖啡。
“让辉一哥哥休息一下吧。”友树说。拓也看向辉一:“可惜你不在星期三来,那天有雪花暴龙兽和奶油加鲁鲁……”
“我想你们没有真的在贩卖野生动物?”辉一说,他只用下唇轻轻碰了一下白咖啡,便移开了。座天使的店里人声鼎沸,一个小孩跑来拉住友树,他集够了积分,要换取最新款的迪路汉堡。

6
时钟走动着。

“最重要的是,”座天使说,她非常高大,高过任何一个人类,辉一可以想像她铠甲下和蔼的视线,“给人们主动选择的权利。我坚持给西边的所有人家发送店里的今日活动的短信,每天都有不同的优惠和限量的点心。我们把每一个客户的生日都登记在册,记下他们的名字和口味,并且送上礼物。”她顿了一下,循循善诱地说道,“是什么让人们选择你?——是爱。是爱让他们在三家咖啡店里选择了我们,是爱让他们带家人来这里共度时光。他们只用在手机上摁下yes,就能收到优惠券,地图导航,和一张口味调查问卷。”
“谢谢您的指教。”在气氛的诱导下,辉一庄严地抿了一口白咖啡。只是浅浅打湿舌尖的程度。

7
辉一走在砖墙上,从这里可以望见码头。巨大的白色邮轮停泊在那里,上面的人挥舞着信号灯和古怪的手语。他听见悠长的汽笛声,便得知李小春一家即将结束漫长的假日旅行。

8
“我犹豫了一天。”辉一说,夕阳让他的衬衣变成橙色,“但我还是想见你。”
辉二穿着女仆装,喉结从没有像此刻这样显眼过。“我也想你。”他抓抓头发,笑容又爽朗又难为情。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好吧,等等,我是说,”辉一说,“我就是那个意思。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打住,本店禁止使用辉语。”小泉插嘴道,她结束了和一个绿裙子女生的合影,那棕发女孩拿着手偶,辉一觉得她有几分眼熟,便礼貌地露出微笑。
“我懂你的意思了。”辉二若有所思地着哥哥,然后冲小泉比了个手势,“我和辉一到里面说话,这边交给你了。”
小泉点点头,但还是忍不住开口。“又没人给过我翻译书,”她说,“你们不用担心我会听懂什么,真的。”

9
“你可以换一件吗?”一进店里,辉一立刻说。如果辉二不是他的孪生弟弟,这话可以留到坐下后。
“不行,现在是工作时间。”辉二正义地说,“穿它是合同的一部分。炽天使最看重法律和秩序,我认同他的理念。”
现在是黄昏时分,海面粼粼地交织着深浅不一金弦。
三角钢琴转出缱绻的键音。店里的人已经不多了。辉一喝了一口辉二沏给他的白咖啡。按照任务,他应该开始观察炽天使店里的营销策略了,可是……此刻他和辉二都笼罩在酒红的暮色中,倾听海风里的虫鸣。辉二的视线穿过玻璃槽里湿润的红石兰,他安静地看着自己,没有理由地微笑着。
座天使是怎么说的?辉一想,是了,和家人一起共度时光。

在少年似的年轻虹膜里,夕阳缓缓落下。

10

白咖啡有一点太甜了。总的说来,他更喜欢黑咖啡一点。

11
“你回来得太晚了!”黑大耳兽的声音既惊且惧,辉一四顾无人,拉开烤箱,发现它正藏在里面。
辉一嗅了嗅,遗憾地没在空气里闻到烤焦的兔肉味。“是你找了新的营养食材,还是说你终于崩溃了?”
“比那更糟糕。”黑大耳兽说,“我只想开门换一下空气,那个小春就闯进来了!死里逃生!——我好不容易才让她相信我是一只真正的布偶!”
辉一忍住了询问细节的冲动。
“你不会要没收我的假期吧?”稍后,辉一和黑大耳兽一起坐在窗边。他打趣道,星光在声音里摇晃,像杯口里撒出的酒。他们的头顶悬挂着巨大的星球,浅蓝的光轨照亮了咖啡店外一片白色的荆棘。
“当然不会。”黑大耳兽说,辉一挑起一边眉毛。
“我可以带你一起出门。”他试探着,微微向前倾倾身体,“就当陪我去看辉二和拓也,别和老朋友置气了……座天使说她很想念你。”
黑大耳兽望向大地的影子,此刻它像是一个更柔软的生命。它不再言语,辉一也不再邀请。他们举目夜空,看着蓝色星球上山丘与陨石痕迹。

12
他梦见了摇晃的小舟,他枕在船上,犹如躺在一对臂弯之中。
醒来时,辉一已经在自己的小卧室里了。他困惑地看了一会儿浅紫色的墙纸,记起自己昨晚在窗台边睡着了。

13
“你的假期还有两天。”朱古力兽转不动椅子,只好费力地把自己转过来。
辉一张张嘴,话到嘴边成了:“我可以把你装进背包里。”他说,“一起出门吗?”
“把上头的窗户打开,出去时带好门。”朱古力兽朝向电脑,辉一怀疑它是否真的能使用键盘。屏幕上密密麻麻列着蓝色的数字和图表,是对每种食物的营养分析。它总是很固执的。
辉一拉开窗户,外面的紫阳花带着露水和海洋的气味。“加油,老板。”辉一说。男孩看着落在窗檐上的灰鸽,露出了一个发自真心的微笑。


end

这个咖啡馆pa其实有朦胧的背景世界设定。
比如三天使的营业额关系到他们在进化链的位置,智天使一直维持着黑大耳的姿态和生意不好也有关。
最后它进化成玉兔兽把睡在窗边的辉一搬回卧室,所以第二天只能回到朱古力兽的形态啦。


评论(7)
热度(24)

© 木村三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