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村三十

木村辉一是我男人

ggad/gendrya/鹤丸左

【闲谈|GGAD】一个脑洞

起因是看见群里有姑娘说,难以想象gg这样自由不羁的人在监狱里被关了大半辈子都没疯(大意)

顺着这个思路想了下,我便想(nao)到(dong),也许是对ad的恨意支撑着他,他已经输掉了决斗和欧洲,不能再输掉生命与自尊。他要保持健康,头脑清晰。至少这一次他要赢阿不思,活得比他长久,唾弃他的坟墓,嘲笑他的墓碑,想象他的躯体被泥土虫蚁所蛀噬,那双居高临下的蓝眼睛混浊而褪色。

“最终我们都会成为死亡的永恒囚徒,”盖勒特诅咒,“但你将比我面临更漫长的孤独。”

我想象,在纽蒙迦德晦暗的灰墙里,阿不思负手而立。他默然等待,倾听狂风冷冽的哀嚎,直到狱卒为他带来那个一如既往的答案:“对不起,邓布利多校长,他不愿意见你。”

我想象盖勒特反复品味碾磨这份仇恨,日日夜夜,不辍咀嚼。它支撑着他的精神不被无边的沉寂与黑暗击溃,令他的目光愈发骄傲,眼神更添锐利。属于叱诧欧洲的黑魔王格林德沃的东西已经不多了,唯有对邓布利多的仇恨,是烙在他灵魂上的凭证,是他俯仰生息的力量,甚至于,在一些无人知晓的黑夜,这就是他的全部。

直到那一天。海峡对面传来了消息:本世纪最伟大的白巫师邓布利多,于霍格沃茨牺牲。

狱卒将会震惊地发现,他们最顽固、最傲慢的囚徒,精神与身体仿佛在一夜之间垮掉了。盖勒特的健康迅速恶化,他的精神支柱崩溃了,他不能接受,那个在最后一战中用魔杖抵住他喉咙的阿不思,竟然如此轻易地被杀死,像一个虚弱的、没有重量的布娃娃,自高塔上被抛下。

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最终是盖勒特胜利了。

他先纵情嘲笑,然后放声诅咒,最后泣不成声。

他把自己最刻骨、最炙热、最强烈的感情都给了他。在最后的日子的,狱卒一度以为这个百岁囚犯死了。他几乎就像一个死人,半年前还矍铄的身体如今已经消瘦成了脆弱的骷髅,牙齿迅速脱落,饭菜放至腐烂也未见进食。但盖勒特还活着,还有最后一个念头支撑着他。他在等待,他必须活着,直到那一天,直到伏地魔出现在他的监牢。

他终于放声大笑,用没有牙齿的嘴巴吐出最轻蔑的讽刺。他不害怕死亡,只恐惧熄灭,他用了半个世纪去想象阿不思的坟墓,他无法容忍另一个疯子的染指。那座白色的大理石墓碑是他的生命之焰,他既仰之而生,必将与之俱死。

这就是全部了。两个老人,两座高塔,两颗沧桑而苦难的灵魂。他是你最初与最后的仇敌,是流淌在你血脉和呼吸中的爱人。他是你的噩梦与涅槃,是你的地狱和重生,他是你的深渊,也是你的救赎。

也许,在最后的最后,盖勒特会重新睁开眼睛。国王十字站的长椅上,他那红发的故人刚刚送走了自己最勇敢的学生,现在他正低头凝望着自己的手指,仿佛陷入对往事的沉思。盖勒特感觉到了微风,阳光,空气,和青草淡淡的香。那是他在半个世纪里都未曾触碰到的美好,几乎让人落泪。他恍惚地想起,在自己的此前生命里也曾经有过这样一个时刻,那是十九世纪末的夏天。

他的故人抬起头来。也许死亡并非永恒的监牢,甚至,也许,他能够不再孤独。



-------------------

我想gg和ad对彼此的感情一定很复杂吧,即使永不见面,也会纠缠一生。

(即使生不见面,死了也得见面)

非常大胆地把脑洞写下来了。是因为,现在神兽才出到1,我对纽蒙迦德是啥样的也不清楚,很多细节没法脑,心理也不好揣测。过几年再考虑吧,我磕ggad也不止一两年了,没必要把劲儿一下子在这里用完。

厄拉托的琴弦这周应该会写完!要是还有时间就在同一个au世界下撒个学生时代的糖!我爱ggad!顺便再说一句ggad的原作结局在我心中一直都是HE,看着最近有人说官方盖章be让我还很惊讶……总之,不要试图反驳我,我不会听,甚至还会笑你(

顺便有人给我留言吗时差党等出花儿来了……

补充:评论区有一些对gg心理的讨论,大家可以点开看看。

评论(19)
热度(136)

© 木村三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