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村三十

木村辉一是我男人

ggad/gendrya/鹤丸左

【二辉|一二】年轻人要早点睡

年轻人要早点睡

   ——别熬夜,发迹线会颓。

※cp为一二,25岁工作后设定
※ooc预警:辉一非常神烦!非常神烦【x
※辉二视角,因为这个辉一我不懂啊
※一切都是寿星的锅

***
22点42分,今晚第四声来信提醒叮地响起。电脑桌前的辉二眼也不抬就准确无误地抓起还没有震动完毕的手机,动作过于迅疾,不小心让杯子里的咖啡撒出来了一点。

>>>from 辉一

    现在离十一点还有20分钟,如果还坐在电脑前不去洗漱的话你就赶不上晚安时间的死线了喔。
(信息发送时间-10:42 pm)
----------------------------

——我说,并不存在晚安死线这样的东西吧……辉二熟练地点击了删除,但在把手机扔到一边以前,又一条新短信让屏幕亮了起来。

>>>from 辉一
   知道你现在的QQ状态是隐身,在那上面也提醒你了所以不许装作没看见啊。
(信息发送时间-10:43 pm)
-----------------------------

辉二深深地吸进一口气。窗外星光阑珊,但喧嚣的霓虹灯使城市的底部俨如白昼,车灯曳出一道道晃眼的色彩,城市的热量鼓噪着向夜空攀爬,对面的高楼因为膨胀的空气而显得有些失真。辉二起身刷地拉上了窗帘,坐回电脑椅时看见了桌上的咖啡渍,然后意识到刚才自己有点烦躁过头了。提醒栏里辉一的头像跳啊跳啊,辉二又一次深深地吸进一口气。

天啊——这个人——

他用卫生纸仔细地擦干净了桌子,新的短信又进驻手机,提示音结束过后辉二在安静的房间里听到了心底如同万马奔腾的呐喊声。

这个人——真的是——好·烦·啊!

***
这一切的开始要追溯到一个星期前,感谢公司临时调整安排,辉二为期一个季度的出差提前进展到了最后一个月。但小别胜新婚的魅力已经被现代科技冲淡了不少,每天的视频通话不见不散。也不知道两人在千篇一律的工作里哪里找来那么多可以津津乐道的话题,连某个同事在刷牙时不小心吹出了一个泡泡都可以前仰后合地笑上很久:
“哈、是谁?唔…长谷君?”
“不是他啦。给你提示,没有胡子,脾气很怪,是个冷场王。”
“那不就是你嘛。”
“什么鬼啦我才不是冷场王……不对谁的脾气很怪啊!”
如此种种,不胜枚举。
在辉二宣布他可以提前回家的那个晚上,辉一在屏幕对面罕见地沉默了下来。那天晚上月亮很明朗,城市臃肿的霓虹喧嚣似乎离他们很远很远。辉二突然觉得在线视屏的画面其实并没有多么清晰,再高级的电脑也不能投影出对方最真实的容颜。
这么一想辉二觉得内心稍微被捏了一下,那双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蓝眼睛深邃地望过来,看似不过几厘米的距离,其实却是万水千山。
就像是面对一面镜子,两个人都下意识地靠近了屏幕一点。莹莹的电子光刺痛了辉二的眼睛。
“辉二……辉二,——”辉一的呼吸很急,像是急于倾诉什么,又像是溺在水里。辉二很庆幸是他先开口,他的双手在摄像头照不到的角落里不安地绞在一起,辉一的蓝眼睛深处好像有什么在燃烧,他就要说出的后半句话了。

“我发现你的发迹线退后了。”

——哈?!什么?等等你?
片刻前叫人柔肠百转的氛围顷刻间土崩瓦解,辉一开始向他投掷各种问题。你今天的工作都有什么啊完成了多少啊你面前摆的杯子里是不是咖啡——虽说主动才能做攻君,但这个主动大概属于错误范例。谈话的最后辉一重新直起身体,他把一边的鬓发仔细地别过耳背,衣袖因为抬手而略微滑下,露出了一截手腕。
“也就是说,”辉一缓慢地开口,把滑下去的衣袖重新拉上去,“你最近天天喝咖啡,熬夜晚睡?”
——这是一个开始。之后每天,从晚上十点开始,辉一催促他早睡的短信便如雪片般飞来,导致辉二觉得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处于某种不可思议的监视之中。连每天例行的视频电话也受到了波及,自此,他们达成了某种无言的共识,谁都没有主动发起过视频通话。
……聊什么,「拜托你早点洗洗睡了」么。

此时此刻此地,辉二手表上的时间又往前走了两分钟。短信提醒音再次响起,删除消息后他很惊奇自己为什么不把辉一拉黑。电脑聊天界面上辉一的留言和短信里的内容大同小异,辉二不自觉地把鼠标放在了「发起视频通话」的选项上,却没有摁下去。
他突然有点口渴。
其实,并没有熬夜的习惯……只是,忍不住,和辉一聊天的时候,不知不觉就用了太长的时间。还会在聊天前撒谎说工作已经ok了。所谓的恶性循环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儿,偏偏辉二还是个对工作非常认真的人,所以晚睡是避免不了了。
……他也没觉得晚睡有什么不好,不过每天梳头时落下的头发确实更多了一点。
不再和辉一视频通话后,工作倒是完得很早。比如今天,辉二早在三个小时前就处理完了工作。到附近的街上散了一圈步,帮一个同事修好了死机的电脑,看了几个不知所谓的综艺节目,最后又不自觉地打开了电脑,在乱七八糟的网页里翻来转去,无意义地消耗着时间。
总觉得自己好像有所期待……
10点50分,辉二把隐身状态的聊天软件退出了登陆。关闭手机前辉一最后一条短信进来了:
>>>from 辉一
    被窝里很暖和,可能是因为用热水泡过脚。我要睡觉了,你也快点,睡了吗?不回消息的话,我就对你说晚安了哦。
(信息发送时间-10:51pm)
--------------------
在删除键上略作踌躇,这一次辉二移开了拇指。就留一条吧,就一条。
他离开电脑椅,活动了一下腰身。对面的挂镜映出了他此刻的模样,辉二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视线在自己的额头周围逗留了几秒。最近确实有一点掉头发,但发迹线退后绝对不能承认。
算了……出去洗漱吧,辉二慢吞吞地想着,就当看在最后一句话的面子上。

***
第二天起床开机,昨天没赶上关机末班车的几条短信叮叮叮地开始强调自己的存在感。辉二突然感觉到一丝不妙,没记错的话辉一的手机套餐里每月都有500条免费短信……他倒抽一口凉气,重新倒回被窝。
再一次打开手机是排队等待早餐的间隙,他把辉一发来的短信依次打开,再逐一删除。

显而易见的矛盾点:源辉二认为这些短信很烦,但却把每一条都看了一遍。

到了最后,辉二忽然发现了一条彩信,想点开时却一不小心按下了错误的红色按钮。啊,删掉了。
……什么啊。稍微有一点好奇。
彩信发送的时间是11点03分,会是什么内容呢?应该不会是用语音道晚安的把戏,太小情侣了——但也说不准。照片?出差的头一个月辉一曾经拍下家里房顶的星空发给他,不过被笑过之后就没再继续了。后来辉二还隐约觉得有一些遗憾,其实吧这件事也没有多么幼稚,他还是有一点点好奇家里的夜晚是什么样的。
大半天他都在自个儿的潜意识里隐约琢磨着这件事,工作很快就处理完了,下午的应酬也早早结束。晚餐时间他兴致阑珊地坐进食堂,忽然发现对面的长谷君用反了筷子。
噗嗤。
大概有半秒钟的时间辉二忘记了自己和辉一之间的现状,脑海里下意识地就思索起该如何向辉一转述这个场景。片刻过后,他的心从很高的地方慢慢回落,感觉嘴里咀嚼的饭菜失去了味道。
其实也不是第一次知道了……有辉一在,这些细枝末节才能值得被细看。向他说起,听他回答,听见他笑,自己也笑。说过什么呀最后都记不起啦,心里反复回放的只有对方的声音。
他想,辉一也这样觉得吧。
“源君,你这样就吃完了?吃饱了?”五分钟后,对面的长谷惊讶地望向起身的辉二,见对方扫开贴上脸颊的耳发,不太热情地“嗯”了一声。
“哦那能把肉挑给我吗。”
“……嗯。”
岂止不太热情,这下还带了点戾气。

是怎么一回事啊。回到房间后,辉二放任背脊抵上墙壁,冰凉的感觉透过衣服传来。将熄的天光在地板上被窗棂切成棱角分明的网,他看见自己的影子渐渐沉下。忽地觉得气恼。明明又没有吵架、这样古怪的气氛着实讨厌,但不管做什么来应对都像拳头砸在棉花上——

不过、说起来……自己好像一条短信都没回复过?

他犹豫了一下,把手伸向了外套。

***

「叮——」

就像是被探知了此刻的心情,辉二突然听见了自己的铃声响起。手指触到发烫的机身。天哪500条赠送短信,什么时候才能换个套餐业务……

他想滑开屏锁,却意识到铃声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手机在震动,一闪一跳的绿色提示光,辉一的号码。

——是电话?!

***
辉一把身体的重心一点一点地挪向窗台,手机对面起伏着和缓的嘟嘟声。凉下来的晚风正一点点褪去夕阳的颜色,短发的男子望着天角逐渐沉抑的光线,感觉手里发烫的手机像颗小巧的心脏。

……想听见他的声音,所以就这么做了。

辉一闭上眼,在心里数道。

三、二、一。

***
按下了接听按钮,一时间,两个人都没说话。辉一的呼吸声仿佛近到耳廓,有点挠痒痒的感觉。
被人挠痒痒是很想笑的,所以辉二笑了。
“你最近很罗嗦啊。”他停下来,很普通地说道。
“好啦,我道歉?——但真的不能晚睡啊超过时间的话会破坏生物钟影响新陈代谢和身体平衡。”
我以前怎么会觉得和这个人说话会是很让人开心的事啊?啊?
“偶尔啦,偶尔。”
“一定不是偶尔。”辉一语气笃定,“我也开始掉头发了。”
冷静地判断过局势,还是先把话题从头发上岔开好了:“你昨天给我发彩信了?”
辉一的语气欢欣起来:“啊,那是今天早上的啦。我把梳子拍下来了,你该看到的,我掉了好多头发。”
又是头发。
“别推卸责任了。”辉二好笑地用食指的关节敲了敲墙壁,“我昨晚有按时睡。”

时隔一个星期后,终于。上一句回答似乎让辉一安下心来,话题渐渐天南地北起来了。毕业后他们很少再像学生时代一样用手机长谈,平时出行都在一起,偶尔分开还有视频。现在,这种耳朵微微胀痛的感觉竟然唤起了一种荒谬的熟悉感,辉二伸了一个懒腰,在床铺上看见了窗外的月明星稀。
他把手机搁在枕头边,点开了扩音键,对着天花板说:
“长谷君今天啊,像上次一样做了傻事。”
“上次?哪一次。”
“你猜,提醒是在食堂喔。”
“……他吃了你DIY的汉堡啦?”
“不是啦——不、不对!我说的是傻事,是傻事!……每次都要把问题扯到我身上这好玩吗。”

也许是白天的工作积累下太多的疲惫,也许是没时间喝今天的咖啡,也许就不应该早早地躺回被褥,也许只是天太晚了。辉二渐渐困了起来,意识一点点剥落,光线在视野里洇开,朦胧成一些闪烁的遥远光斑。辉一的声音也慢慢低了下去,低成一片海,把辉二环绕在中央。

……这大概会是自己最近睡得最早的一天了吧。

他这么想着,并没有去关掉手机。小小的屏幕微光闪烁,辉一被扩音键放大很多倍的呼吸声沉稳地填入安静的寝室。手机的电流音,窗帘的沙沙声,两道呼吸声逐渐叠合在一起,温暖的黑暗从四面八方拥来。

晚安。

Fin

虽然两位聊着聊着就睡着了很有气氛,但洗漱问题和电话费【伸手

评论
热度(27)

© 木村三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