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村三十

木村辉一是我男人

ggad/gendrya/鹤丸左

【拓二辉|亲友向】【本宣应援】冬与猫物语(一)

冬与猫物语1(t2k)

    ——木村辉一中心同人本《予以千夜星穹》二宣应援文

(然而在本子完售后才写完也是可能的)

※架空背景,辉一中心向
※拓二辉亲友向,高中生设定
※披着都市怪谈外衣的家庭剧

第一章  多事之冬

***

实际上,这个世界没有它看起来那么正经。

***

木村辉一呵出团白色的雾气,蓝色的眼睛里落下些零星雪影。岁时将尽,苍穹澈冽,下雪的天气摸约持续一个来月了。少年隔着厚实的手套搓搓手,摇头抖落发梢上雪粒子,把冻红的脑袋往围巾里埋了埋。
也不知道辉二和拓也走到哪里了。
家离得远就是不方便。辉二和拓也的家好歹还算是一个方向,木村家却在老城区那头,折衷的碰头方案让双方都免不了多走些路。可今天的雪有些大呢…怕是在路上被拖住了。
在不安的设想接二连三地浮现以前,所等待的其中一位已经从他背后冒了出来。来人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元气十足地把他拉过去。围巾堆在脖子上勒得有点挤,辉一艰难地侧过脸——
「啪。」
突如其来的扎人寒意瞬间僵直了少年的背脊,一把蓬松的雪球被来人用力地摁在脸中央。从来没有过被雪球偷袭的经历,辉一静默了三两秒才意识到现在的情况,然后雪粒沙砾般簌簌落下。
“——哈哈哈哈哈太没有警惕性了!!!”
熟悉的嗓门很好地说明了前因后果。旋即又一个声音由远到近地加了进来。
“神原拓也你给我站住!谁许你这么对辉一的!”
然而声张正义的喝问并没有就此打住,接下来是更加掷地有声的怒吼:
“我哥的脸本来就比较平你还敢这样!!!”
Excuse me?
一声闷响,辉二的声音突然打了一个趔趄。再次开口时同样的句子已经迸发出了另一层含义:
“神原拓也你给我站住!!!”
“不对!”始作俑者慌张起来,“捡树棍是犯规的快放下啊啊啊啊啊啊!”

十二月的寒风从他们之间穿过,吞吐着新鲜的雪气横越大地。辉一静静地捉起围巾的下摆,蹭落脸上残余的雪印。抬头时,街旁新的积雪在阳光下白得耀眼,辉二飞动的深色风衣上还残留着雪球的印子,前面的拓也边跑口袋里边漏出窝藏的雪块,画面感和情节感通通一级赞。路人频频回头窃窃私语指指点点,辉一突然有点希望方才的雪能在自己的脸上多糊一会儿。
……不过,他心情复杂地看了看辉二并重点打量了对方的五官。——不管自己有没有被外人看见,从结果上讲…都没什么区别吧。
所谓的无差别拖下海,想装做陌生人都做不到。有时候双子设定真叫人捶胸顿足啊。脑袋里有什么东西轻轻地响起一声喀嚓,既然横竖都淌了这浑水。
——嘛,当然,辉二才说过的,我的脸要平一些啊。

“拓也。辉二。”
估摸着两人该到闹累的时间了,辉一的招呼声远远飘来:“该去商店了。”
声音不大,可口吻坚决,被喊到名字的两位几乎喜出望外,强行憋出的苦大仇深表情一秒瓦解。老早就在等着辉一叫停了——灌了一肚子的冷风,背上汗涔涔,这场意义不明追逐战早该打住,可没有台阶下,于是谁都不想先停手。终于。辉二把手里的半截树枝(另外半截在拓也手里)插回雪地,拓也扬手扔掉怀里的雪球,然后两个人同时回过身——
「嘣。」
上下文中拟声词的变化暗示了一些只有当事人方能体会的辛酸。迎接他们的是两个径直飞来的结实雪球,直径和着陆位置约等于脸。
首次雪战大捷,不远处的辉一轻快地拍下手中残存的雪渣,语气极其诚恳:
“啊啦,现在大家的脸一样平了呢。”

***

“我觉得你扔我的那个雪球好像更大欸。”
“没有喔。”
拓也怀疑地看了辉一一眼,对方若有所思地扶着下巴说:
“想想我们在大街上这么做其实挺不成熟的…”
“不!趁着我们不注意的时候认认真真捏出了那么厚实的大雪球,大爷超成熟的啊!”
“看来辉一和你对成熟的定义应该不是同一种。”辉二冷静地指出,“另外,你也可以喊我大爷。”
“好建议我拒绝。”

距离圣诞节不到四天,这本没什么。距小泉从意大利回到日本不到四天,问题就来了。自打这姑娘出国去念书,他们还是头一回重聚。究竟该送给泉什么礼物做纪念,零恋爱经验的三人在对付女孩子的问题上还是张白纸一张。思来想去只有指望三个臭皮匠能顶一个诸葛亮,虽然能不能顶得上需要存疑,但如果出了岔子,至少不是一个人倒霉。从上个星期开始,他们先后逛遍了大大小小商店,街道边的积雪已经从小堆变成了大堆,而送给女生的礼物依然迟迟没有着落。
况且…辉一隐约觉得,比起团结就是力量的良性互补,他们仨更接近于轮流扯后腿的恶性循环关系。
好好地走着路,拓也非要跑到雪深的地方踩几脚,既然不能把他就地活埋那就只能等咯。好好地逛着店,辉二非要对商店不合理的措施评头论足并提出建议若干,既然不能把店主一顿揍那就只能听咯。好好地选着礼物,话题却从小泉适合哪一款变成了你美术课是不是体育老师上的,既然忙于互相拆台的场面过于小学生那就只能提着他们的领子一径走出去赶紧换个人少的地方丢脸咯。
…谁让自己在审美问题上被直接否决了发言权呢,那就只能和和稀泥当当监护人了嘛。
类似的日子朝去夕来,辉一偶尔也会对如此闹腾感到苦恼,但却也从没有过真正的厌倦……大概,安静地生活了太久,在他内心的某个角落里,一直隐约地希冀着这样的一份小小拖累。
猫狗打架,自己就像是饲主。噗。
——如果辉一能预知到半小时之后自己身上会发生什么,他对这个比喻可能会更谨慎一些。

至于此刻,少年对即将发生的事还浑然不觉。街边五光十色的橱窗装饰出一派节日的氛围,他有些不自觉地沉浸了进去。只要在圣诞节前挑好礼物就可以了吧……用余光扫过一旁的辉二和拓也,稍微地,辉一希望时间能过得慢一点。

***

辉一把围巾紧了紧,拓也和辉二正走在他的旁边,眼下是难得的安静,少年们的脚步声一下重一下浅。拓也走在中间,这样他一旦偏离正确方向就能被人一左一右地拖回来。
转过主街的时候,拓也远远地指着一条深巷:“那里有家店诶。”
只有这种边走路边东张西望的人才会留意到这家缩在巷子里的铺子。这和风的小店半合着木制拉门,和巷外的西方式的圣诞装束格格不如。门里撒出些微微颤动的昏黄灯光,映在对面赭灰色的石墙上。它的招牌已经褪色了,看不清名字,只隐约有个“柴山”。爬山虎干瘦的枯藤垂落下来,通体都是雪的痕迹。
“以前完全没见过诶。”拓也把手枕在脑袋后面,“新店?”
笼在阴影之下的半个店面斑驳陆离,显出几分年代久远的褪色感,只有门前的积雪由于无人踩踏而亮得刺眼。走到店门前,辉二斜斜地一挑眉毛:
“要是你家新店长这样,那离倒闭也不远了。”
拓也不管,他迈开步子,显得很兴奋:“这种巷子里的小店说不定很有特色欸。”
“有特色的是指顾客的脑子吗?”
“我妈买衣服就爱往这些地方去。她说好看而且不容易撞衫。”
这种生活小贴士显然不在辉二和辉一的知识范围以内。在他们各自的家里,被唤作“妈妈”的女人,一个只买中规中举带商标的牌子货,一个鲜少流连于非必要消费品的店门前。辉二不以为然地耸耸肩,但还是跟着走了过去。
在门口,风颤颤地轻拔垂下的爬山虎,雪沙落在辉一的脚尖前,他仰头一看,爬山虎黑糊糊的细长身影恍然间肖似不详的活物。
真的要进去吗…
恍惚之间他已经慢了拓也和辉二半拍,连忙迈开步子跟了上去。爬山虎的活物般的影子给了他一种诡吊的意象,风铃声叮当响起,鼻腔里似乎钻进一阵惹人发痒的异香,但这大概是错觉,转瞬就消失不见了。
三对不同的足印在雪地里延展开来,最后蜿蜒地消失在店的门口。

——里面没人,货架上空荡荡的,只有些杂七杂八的小玩意儿还零零散散地挂着。发霉的香气从木头里溢出,四下有种旧杂货铺特有的耗子味。拓也试探性地呼唤店主,灰尘呛得他咳嗽。辉二绕过一个货架,一串獠牙耳环引起了他的注意力。辉一踩过咿呀的木地板,想走到里面去。
就在这个时候,他非常轻地打了一个喷嚏。

只一秒时间停滞。

***

世界在旋转,融化,流动。视角的边缘正在扭曲,声带被扼住,骨骼向内坍塌,这一切都伴随着来自脊髓的无痛抽离感。

***

“快!快!拦住辉一——!他爬到货架上了!不,老天,横梁、横梁,他跳上去了——!!!”

事情发生在一瞬间,辉二也顾不得这句呼喊在不明真相的人听来有多么诡异了。少年手里抓着片刻前还呆在哥哥脖子上围巾,主人的体温还残存在上面。没功夫去留意木质地板上依然凌乱的羽绒服和棉裤,辉二一脚踩了过去,他上前把一头雾水的拓也撞到一边。
少年深深吸了口气,试图抓回几秒种之前破裂的理智:

“辉一他——!!!变成、变成了—— ”

灰尘震落,最重要的词在他的喉咙里跌跌撞撞,紧张的气氛突然尴尬了起来,辉二艰难地咽了口气,他比划了一下,气若游丝地续上了最后的单词:
“……猫。”
语罢,辉二倒抽了一口凉气,仿佛是说完了这句话后才彻底意识到了现在的状况。两个人的肩膀不约而同地抖了一下。然后,他们小心翼翼地、慢慢地把头抬向横梁的方向,动作僵硬得几乎能听见脖子里骨头轻响的声音。
以慢镜头的速度,灰蒙蒙的横梁一点点出现在视野里。在横梁上,在影子的角落里,比堂中的黄色灯光更加明亮的,一对形状熟悉的眼睛正俯视着他们,眸子幽幽地发着光。深蓝色的。是只猫。
拓也也倒抽了一口凉气。

***

一时间,空荡荡的店里只能听见不规则的呼吸声此起彼伏,灰尘在鹅黄色的光束下徐徐起落。猫咪的模样很罕见,通体是略显蓬松的深蓝的毛皮,此刻毛绒绒的背脊正因为惊魂未定而绷成了弓形。借着摇晃晃的挂灯,拓也确信自己在猫圆滚滚的小脑袋上看见了一撮微微发翘的呆毛。在和辉一相同的位置。
可是…真的能确定这是辉一吗?
也许过了几秒,也许是几分钟,又或者几小时,高处的小猫逐渐冷静了下来。他侧过身子,从高高的横梁上轻巧地一跃而起(辉二轻轻地啊了一声),像是天生知道该怎么做。小生灵以猫科动物特有的优雅不急不徐地在交错的梁木间拾取着路径,最终稳稳地落在了辉二和拓也面前。
然后打滑摔了一跤。
“……猫也会跌倒?”
并没有养猫经验的辉二如是问。深蓝色的猫咪冷静地从地上爬起来,抖抖毛,像没事人一样镇定地舔起了肉乎乎的爪子。这份安之若素似曾相识。辉二弯下腰,用围巾把他包住。
“不知道,”觉得心里疑惑的石头落了下来,拓也安心地说道,“但辉一会。”

状况变得麻烦了起来。他们没有找到店主,不知道辉一怎么变成了猫咪,更别说变回来的方法了。冬天的暮色来得格外早,酒红色的夕幕转为绛紫,白色的星星漏下穹顶之外的天光,晚来的雪花再一次簌簌地洒落大地。
辉二用手从下方托住辉一的前爪,挂灯在他们上方摇摇晃晃。他望了一眼渐渐浓郁的夜色:“…得先把今天应付过去。”
比起变回人类,更紧迫的问题是怎么瞒天过海——“遇见意外事故求助家长”的天真烂漫过去后,对于还没有完全从中二期抽身而出的男生们而言,“不能让家长知道意外事故”才是默认的黄金准则。
拓也赞同地点点头,对黄金准则很有共鸣。于是他把头转向辉二:“只能这样了。不过啊,我说——”
拓也突然顿住了,表情写满了震惊与难以置信。辉二张开嘴,还没来得及出声询问,就感觉到手上的重量猝不及防地一空。
拓也把辉一拎在手里,痛心疾首地高喊:
“你这特么是逮狗的姿势啊啊啊啊啊——!!!!!”

***

进店时的三对脚印还留在积雪上,而踏出店门的却只有两双。雪已经转小了,细细碎碎地拂在路人肩头,街道两侧的店家纷纷亮起了闪烁的流灯,五光十色的橱窗里可以依稀窥见里面琳琅的场景。一些圣诞树已经提前伫立在店前,充着电的光带游走其间,曳出了一点点节日的味道。
他们随便地蹲在街边的花台上,远处里霓虹灯渗进少年们的轮廓里。辉二翻着手机里的通信簿,手指因为寒冷而显得笨拙,屏幕的荧光让他的眼睛稍微有些胀痛。——其实他能背下辉一家的座机号码的……男生抿了抿嘴唇,稍微把身体背过去了一点点。
拓也在旁边打了个气沉丹田的喷嚏,变成猫咪的辉一正趴在他的臂弯里,透过裹住猫咪的厚厚围巾,少年能感觉到有团热乎的生灵正贴着自己的胸口,一起一伏。一阵萧瑟的冬风贴着地面横扫而来,他下意识地猫咪抱紧了一点,觉得暖和了些。
“不要丧气啊,变成猫也没什么不好。”拓也发表着疑似安慰的话语,“还可以让别人得狂犬病,帅得不行好吗!”

接通电话的那一刻,辉二觉得喉咙里有点干涩。他比先前任何一个时刻都更清晰地意识到辉一的在场。周围突然安静了下来,拓也为什么不嚷嚷了,鸣笛的汽车都去了哪里。远处有一家三口在笑,父亲把女儿举上肩膀。辉二下意识地注视着街光下来去的行人,少年咳嗽了一两声,对着电话那头的生母——木村朋子——有些困难、却很清晰地开口唤道:

“阿姨。”

>>>>>>tbc

首更4.7k+字,预计5~6章完结,第一章修完(不排除以后再修的可能性,虽然不会有人注意到x)。现在初稿的进度在第五章,但由于涉及到很大的结构修改加之最近我跑去点亮画画了(这人),所以什么时候能写完我不知道,啊修改完毕又是另一件事了【吐血

评论(6)
热度(22)

© 木村三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