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村三十

木村辉一是我男人

ggad/gendrya/鹤丸左

【df/后天性转】并非顽疾(上)

并非顽疾

文/30


summary:木村辉一与织本泉交换了性别。

warning: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1

不是第一次了,奇异的数码兽破开云彩,呼啦没了踪迹,青草地唰唰一片伏倒的涟漪。紫雾渐散,拓也头个解除武装,他心有余悸,一把拨开结满数码蛋的灌木,呼声更比平日要响三分:“你们还好吗?”

友树率先应声,接着是纯平,辉二插着兜走过来。拓也正放下半颗心,背后便挨了一记极有力气的肘击。轻点啊辉一,话语生生卡在喉咙里,拓也退后一步,一个金发碧眼的眼熟男生杵在那里,英挺的眉眼间布满焦虑。

“糟糕了,拓也。”身高170的织本泉显得很焦急:“辉一他,好像变成了女生。”


2

这一次的六方会谈气氛沉重,纯平很不甘地咬着手绢,不能接受女神就此变成了男神。辉二那侧情况稍好,毕竟有过看脸认亲半集喊哥的底子,他眼神放空地剥着橘子,不知道该说是一派岁月静好或是任人宰割。顿郁的空气里只听见百科全书的哗响,拓也把帽子往脸上一摁,索性伏案打盹。

上一次是辉一和辉二互换了灵魂,这一次是辉一和小泉交换了性别,不知道辉一为什么总在出事倒霉事冲锋陷阵,只能归因角色设定。这回拓也挺能将心比心的,少了蛋蛋是天大的事,尤其对热衷比较长短的青春期男生。上回就不同了,彼时他很不以为然。“行啦我说,你俩换一身衣服,拿这事当没发生吧!”言下之意是嫌双胞胎矫情,提醒当务之急是帮数码世界搞重建。祸从口出,后脑勺即刻挨了两记爆栗,一左一右,非常对称。

“别想着敷衍问题。”辉二义正言辞,而辉一讶异地回味着自己的突然举动。“是身体记忆。”他眉眼舒然地解释,拓也立刻体会到拨乱反正的必要了。

光明兽硬凿的维度缺口未被完全缝合,于是一些人类世界甚嚣尘上的流行数据穿过滤网,致使数码世界生出各式各样信息肿瘤。自净系统将它们消化成无害的数码蛋,但也有今天这样的意外时刻。且不论转换性别这种技能有什么实际用途,依着亚文化张牙舞爪的趋势,让人只希望长猫耳和一键女仆装的绝招能来得再迟些。

这会儿小泉和辉一此刻都坐姿微妙,把腿叉开不是,并拢也不是;偶尔对视,很同病相怜。小泉一度尝试二郎腿,她马上撤回了姿势,看样子是压痛了蛋蛋。辉一更尴尬些,胸前的布料柔软地隆起,夏季的男士T恤只好多退少补地露出了一截腰身。胸前两团软肉说到底不是他的,坦露出来觉得羞耻,自己触到又觉得流氓,只能折中地在胸前挡个靠垫,整个人与沙发格格不入。

等到百晓兽宣布这次的恢复时间不能确定(“那只数码兽进化了,这很罕见。”),一片凌乱之中小泉率先站起,她俯视全场,露脐装下能看见紧致健康的肌肉,十足的欧美人体型。“走吧,辉一。”看见对方不明所以的表情,小泉在胸口比划:“换身衣服。”

还在努力接受现实的辉一忙站起来,膝盖上的橘子瓣滚了一地。迈开几步后沙发上的辉二拉住了他。哥哥变成了姐姐,做弟弟的还是弟弟,他体贴地外套递给辉一,鼓励地拍拍对方的肩膀。


拓也:“总觉得这个场面以前发生过一次。”

纯平:“角色设定吧,角色设定。”


3

非常清水的换衣服,不知道哪里让lof激动了。


https://m.weibo.cn/status/FqiaTEyak#&gid=1&pid=1


4

负了工伤,活得照忙。接下来的下午,他们在秋叶市场重建热气炉,一些眼生的成长期也来帮忙。黑狮兽体内的辉一分外暴躁,小泉倒因为仙女兽的女性身体而放松下来。末了暮色四合,冰天雪地不好露宿,他们商量着去最近的山谷地区,这时一只公公兽骑着扫把降落。它是难得的究极体,邀请人类孩子到自家的温泉酒店歇一晚。明天就正式营业了,它表示,如果十斗士的继承者们乐意下榻寒舍一晚,一定能为开业日增色不少。

话到这个份上,人类少年们又正腰酸背痛,再没有更好的顺水人情了。公公兽的温泉酒店坐落在雪山中腰,抵达后仍要跋涉一段路,纯平抽出心思关照小泉,才发觉欧洲小伙正单手举着友树健步如飞,看起来再扛一个少女ver的辉一也不在话下。而少女ver的辉一牢牢收紧上臂,试图缓冲胸口的震荡,秉着长痛不如短痛,他动作神速,讨了体重变轻的好处;横空落下一截枯木,被女生飞起一脚踹成两段。辉二矫健地走在姐姐的旁边,而拓也被夺了领头羊的位置,攒足了劲儿地朝前冲。剩一个纯平落在最后,绝望得仿佛又被塞回了魔弹兽的冰冷擂台。

等安顿下来,又有问题冒出头。“泡一个池子怎么啦,关键位置都在水底下,你又看不见。”拓也抱着木盆,语气仿佛是嫌小泉不识大体。

小泉威慑性绷紧了背肌,在墙上映出巨大且厚实的影子:“我不要。”

纯平也绷紧背肌,小鸡啄米式帮腔:“就是,就是。”

拓也向墙角的短发少女抬抬下巴,辉一正忧郁地把手伸进领口里,毫不避讳地调整胸罩肩带,显得很麻木。棕发少年郑重其事:“饶了我们吧。”



5

协调后的结果是辉一和泉被扔进了一个池子,使彼此触目时不会太过惊心。脱衣后小泉更显魁梧,她舒适地浸进池子里,温泉的水面整个儿地上升了。而辉一小心地滑进池子,狭窄的白色肩膀没下去,只在水面上露一颗蓝汪汪的脑袋。

“……这样泡温泉,会昏倒的哦辉一君?”

“没关系。”辉一吐着泡泡,“这已经不是今天最糟糕的事了。”



6

“对面有动静。”纯平警觉地竖起耳朵,马上得到了两束怀疑与嫌弃兼备的眼神。他急忙辩解,显示自己磊落的立场:“孤男寡女!裸体、青春期、让人头脑发昏的温泉热气——你们难道不害怕吗?”

“是有点害怕。”拓也承认,“尤其是你现在看小泉的眼神。”

友树非常配合地护住自己的胸,离纯平远了一点。

“胡扯,你们不向往那样的胸肌吗!那是男人的梦想啊。”纯平说,“哎呀,一开始是有点难以接受,但是,是泉的话——”

他开始焦虑地在在池子里游来游去,并试图拉拢新的盟友:“辉二,你不担心辉一吗?他说不定正一个人上厕所,走在黑黢黢的走廊,没有光。这里人又少,万一出现了奇怪的家伙,你不怕……”

“不怕。”辉二乐观地说,“双胞胎有心灵感应。”

“他是暗系斗士,谁往枪口上撞啊。”拓也实事求是,“你们看到他下午铲雪的样子了吗?今天他有点暴力啊。”

“你有什么目的吧?”辉二的怀疑一说出口,纯平立刻忸怩了。他支吾了一阵,终于被对面打量基佬般的眼神逼得说出心声:“你们难道不好奇吗,小泉下面会有多长?!有没有超过欧美人的平均长度?!”他呐喊,“我甘愿放弃这场无望的恋情,但是长度没超过泉的那些男人,以后都不能追她!我柴山纯平,从今往后,绝不允许!!!”

这喊声震耳欲聋,然而它立刻被另一声尖叫盖过了。这声音来自隔板的那端,是一道慌张的、惊恐的、并不十分陌生的女声。

余下的视线无言地汇向辉二,长发男生变得不太确定,他试探性地摸摸自己的胸口,又摸摸自己的肚子。

“……这里好像不太舒服,”辉二的手停留在腹部,“呃,也许,只是温泉的原因?”




评论(6)
热度(31)

© 木村三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