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村三十

木村辉一是我男人

ggad/gendrya/鹤丸左

【冲神】海贼少女手册(春雨神乐x真选组冲田)

summary:春雨神乐x真选组冲田

warning:ooc属于我,角色不属于我。



1

“到我身后去。”那时,年轻的剑客说。他闻到血,灰尘,硝烟。他闻到燃烧的木板,喷溅的脂肪与肉块,他闻见手中剑清冷的铁身,开战前兴奋的战栗感从手心向四肢攀缘。

黑发少女闻言瑟缩进剑士的影子中,而面前的海盗女孩随意地把伞往肩上一扛,兴味盎然地打量着横在中间的对手。几处爆炸在她身后掀起风暴。

“喂,神威。”她高声说,带着木屑与灰铁的粉红长发落回肩头,“叫你的人抢公主去,我要再玩一阵。”


2

一切纯属意外。战斗正酣时,突如其来的爆炸在冲田与春雨女孩之间炸响,飞船塌陷,总悟护着公主掉下高空,在滔滔洋面上溅起水花。意外的是公主竟然水性了得,她一拳打晕了本有伤势在身的年轻警察,拖着他游去了最近的孤岛上。

等总悟醒转,温暖的篝火在他旁边跳跃着。公主披着一件他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的铜锈色斗篷,满脸都写着欲言又止。

“对不起,警察先生,救生常识上说救助溺水者前要先使他们失去意识,以免被一起推进水里。还有,那个,另一件事是……”她颇有难言之隐地对着指头,这时冲田察觉到了从后方接近的脚步声,非常轻盈,又极敏捷,是猎手的步声。

他胸膛一沉,去抓自己的武器。身下空无一物,一个不算太陌生的声音有所预料地轻笑出声。风声被割碎了,他的长剑焕然一新,深深插进面前的土壤里。

蓝眼睛少女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身上的战斗斗篷不见了。而澄夜公主终于说完了后半截话:“被困在岛上的,有我们三个人。”


3

没有了斗篷和防风镜,海贼少女整个人都比战斗时小了一圈,像一只小型的野生动物。啮齿兔,冲田不着边际地想,他想象着某种獠牙森森的食肉兔类,并不真的在乎是否存在这种生物。

冲田抽回了剑,澄夜公主方才从怀里拿出一把亮紫的伞。交换武器,他想,聪明的主意。

年轻的剑客截过公主手中的伞,自己去面对叉着腰的食肉动物。他比她高一头,补回了战斗的势均力敌对骄傲的损伤,这辈子能揍他的女人只有他姐,这个路边的买一赠一的天降还排不上号。

夜兔姑娘伸手等着接武器,总悟却突然把伞举过头顶,在头顶嗖地撑开。“来拿呀。”他满意地看到女孩的蓝眼睛里闪过一丝恼火,她当然能拿到,跳起来或者推翻他,但这样的行为显然会使她精心营造的杀手人设不那么酷了。

“放下来。”她沉声说,故作成熟的声音配上小姑娘的外表。冲田正在琢磨哪种嘲笑表情效果更好,篝火边被遗忘已久的澄夜已经先发制人地一声噗嗤。公主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她严肃地捂住自己的嘴巴。

“呃。”她把火堆边的烤鱼翻了个面,它们更焦更黑了,“你们继续。”


4

他们达成了休战协议,离岛之前有效。他从公主口中得知这只食肉兔类名为神乐,但目光一触及狼吞虎咽的海贼少女,他立刻就真心诚意地忘记了她的名字,她叫什么来着?什么兔?

“你们春雨的伙食真糟糕啊。”他看准了她两手都抓满了烤鱼,没有功夫去拿武器。“你这点身高,要是面对上我们家猩猩局长或者那个挖鼻屎老板,恐怕只能跳起来锤人家膝盖。”

一双透蓝的眼睛威胁性地瞪过来,神乐犹豫了几秒要不要揍他,结论是还是吃鱼重要。“滚蛋,臭小鬼。”她口齿不清地说,“等老娘年满十八,一定比你和我的笨蛋老哥高个儿得多了,呸。”她是在呸出鱼刺,朝着冲田伸出的皮鞋。

“啊啊。”总悟不为所动地说,平静地指指裤裆。“要对男性表示嘲讽的话,攻击这里比较好哦。”

神乐停顿了几秒消化他的意思,冲田已经哼着歌走开了。说真的,他倒还不太讨厌这岛上虚假的和平。


5

后来夜幕降临神乐坚持要换床位,澄夜公主必须挨着人才能睡着,前几天这项差事毫无疑问属于冲田,而今晚来自春雨的海盗少女气势汹汹地指着他的鼻子:“我怎么能让澄夜和你这种人挨在一起!让开!我来!”

“我这种人。”冲田重复,“我可是有警察护照的良民哦,海盗小姐有什么挑剔的地方吗?”

他们只有一堆篝火,协议结果是神乐得偿所愿地睡在了澄夜旁边,总悟退而求次地躺在可疑罪犯身旁。

过了很久,总悟几乎已经以为两个女孩睡着了。黑暗里,神乐把脸转向他,篝火在眼睛里跳跃。

“喂,小鬼。”她小声说,“在船上,你还欠我一场决斗。”

“找炸弹抱怨去。”总悟拉上眼罩。他不想在夜色入定时分谈论这个,这个话题意味着将军与公主,海贼春雨,真选组与见回组,万事屋老板和他的眼镜小厮。他困了,脑子里装不进那么多号人。

神乐很不甘地动了动。“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不会费心来接我的。”她说,“我是废物。要是当时我能拿下你的人头……”

“哇擦。”总悟一扯眼罩,“小姐,你有没有聊天的常识?”

“他们都是这么聊天的,地球小弟弟。”神乐回嘴,冲田有些讶异地发觉她正不安定啃着指甲,“你多少岁了?”他问。

“16。”她说出了一个比他想象中小的数字,“澄夜的哥哥真好,虽然是个裸奔狂。”她漫无边际地说,你俩已经熟到互掀家底的程度了吗?冲田想,将军家的脑回路了不起啊。“澄夜的哥哥他……”

“我家局长也是裸奔狂。”冲田打断了她,冒出嘴的台词有些情不自禁,这算什么,深夜女子会?“你也没那么废啦,我的伤口还痛着呢,你在间接说我废?”

“你不废,你很强。”神乐说,“你只是个血肉之躯的人类,他也会想和你战斗的。但我是夜兔,只要我的打不败他,我就是废物,妈咪让我带他回去,我不要食言。”

“睡了。”总悟说,拉上眼罩。神乐踢了踢他,“有火光,睡不着,起来说话。”

当真是女子会。嫌亮的话就缩到岛里的阴暗角落去啊怪力妹,但这句话太长了,他的意识已经滑倒了梦乡的边缘,没有力气连贯地说出。总悟手一伸,本意是推开,但大手刚好遮住了神乐的脸,她的皮肤有点凉手,吐息倒和人类区别不大。他叹了口气,认命地遮住她的眼睛。

“睡了。”他又说了一遍,女孩没有掀开他的手。


6

混乱爆发在一瞬间。

巨大的飞船遮住了阳光,夜兔师团的年轻团长在枪林弹雨里宛如闲庭信步。总悟只犯下了一个微小的失误,公主就已经被扣在了粉发男人手里。

“今天公务太多,不然就能好好玩了。”神威感兴趣地打量着冲田,和神乐同样的蓝色眼睛,却显得晦暗。“公务员先生,好好活着哦,期待与你的下次见面。”

总悟的喉咙里发出低声的嘶吼。

“谁告诉你,到此为止了?”他说,单手从瓦砾里提出埋在里面的夜兔姑娘,他有些惊讶地发现神乐清醒得好好的,正在心虚,姑娘马上闭上眼睛装死。神威眼光一动,仿佛现在才意识到她的存在。

一把刀横过了夜兔少女的脖颈。“人质换人质。”他说,“她是你的妹妹。”

“人质换人质。”神威重复一遍,像是听见了什么有趣的东西,“有相同价值的才值得,你的筹码不过是个草包。你留着吧,对了,她很能吃的,可别给我喂瘦了哦。”昏迷的澄夜被他像包裹一般扔给了近旁的彪形大汉。飞船重新发动,总悟的渗血的腰部被抽离了最后的气力,太阳重新出现在荒岛上。



1

对于天才剑客冲田总悟,他还没有过什么真正的尴尬体验。但被夜兔少女公主抱就是另一回事了,跟在万事屋眼睛仔的后面,穿过半个歌舞伎,当真选组的匾额出现在视线内,冲田总悟终于解锁了封印了20年的害臊CG。

“为什么不能用背的?”他难得从昏迷中醒转,挤出胸膛里的最后力气质问。

“那样会挤到你的蛋蛋啊!”女孩的嗓门掷地有声,以此在真选组门前宣布了自己的到来。

万事屋二人组的小船没能及时赶到,好在冲田凭此得救。等他恢复一点了,万事屋老板满脸猥琐地说,在船上时,那位夜兔妹妹一直让总一郎君枕在她的腿上哦。

“怪不得我后脑勺还在疼。”总悟回答。这句话不是真的,其实他脑袋痛,头皮那块,他怀疑神乐太过紧张所以一直在扯他的头发。他能活下来,扯一根,他活不下来,再扯一根,他活得下来,又一根。绵绵无尽头。

“她在哪?”看见银时和近藤的八卦神情,总悟立刻意识到他们误会了,“我说公主。”

土方叹气,掐断了烟。“形势发生了变化。”他说,“上面决定用外交手段引渡,但夜兔师团是个变数很大的地方,他们不一定会服从上级的安排。”

总悟低下头,红眼睛蒙上一层阴影。“我没有保护好公主。”他说。我向将军做出过承诺,他想,可是我食言了。


2

等他稍微好了一点,他在真选组后厅碰见了神乐。她穿着一件新旗袍,头发梳了起来,一点也不像飞船上初遇的少女杀手了。

“我在门口遇见了老板。”他说,“一起来的?”

“我现在住他们那里。”神乐吧唧吧唧地嚼着某种黑色的零食,“十四说我是犯罪,而且没有户口,真选组不能留我,我就去小银和新八那边了。”

“你认识他多久了,就十四十四地喊?”总悟觉得很有趣,这个神乐和不像飞船上的神乐了,和孤岛上的神乐也不同。零食吃完了,女孩恋恋不舍地舔舔手指。“见过五次面吧。”她说,“有两次在医院里,你睡得像死猪。”

“说明你运气差。”总悟说,“也可能是我装睡。”

他不确实这是否属于调情,老是说,虽然长了一张吃香的脸蛋,他还没怎么和姐姐以外的姑娘相处过。这么想着他又瞧了神乐一眼,对方正表情狰狞地咬开另一袋零食。想什么呢我,他对自己说,她就是一只吃肉的啮齿兔。


3

因为真选组在保护将军行动中的失利,现在虽不至于解散,但也遭到了边缘化待遇。见回组的白衣更多地出现在晚间新闻里,冲田换了一个频道,电视里的主播表情肃穆。

“……春雨方面仍没有归还公主的意向,和平条约是否终成一纸空文?请收看接下来的访谈……”

遥控板掉在地板上,被总悟一脚踢开。


4

他所熟悉的是战场,刀光剑影,丛林法则。如今他的血在身体里安然无恙地流淌,他痛恨它们的安平祥和。一些新闻传来,一些新闻过去。政府和春雨的谈判磕磕碰碰,这些本不该发生。

入夜后,神乐来到了他的屋,脚步轻得像猫,他不抬头也知道是她。“老板没教过你小姑娘别大晚上乱跑吗。”他说,“夜闯单身宿舍可是违法的哦。”

“猩猩说你睡不着觉。”神乐说,自顾自地在他身边坐下。又来了,总悟想,公主被抓走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这话他耳朵里都起茧子了。

“你还真是废物啊。”神乐说。

冲田面目表情地转过头。“你欠我一场决斗。”他说,“给我等着,我说。”

“好哇。”神乐的眼睛在黑暗中蓝莹莹地亮,这点上挺有外星人的意思。她蹬着腿,“反正我也是个废物。”她说,这个词在她嘴里显得徐缓,不带羞辱。

“巧了。”冲田说,他的眼神总要落在她身上,他索性拉上眼罩,闭目养神。但他脑海里还在盘旋着其他事,他未能守住的诺言,公主的安危,神威的战书,见回组的计划,东边城区的攘夷武装……他知道神乐也在想她自己的事,他猜测那是关于失去的母亲,强大的兄长,她的父亲是谁呢?她要是跟着老板生活,很快就会变成邋里邋遢的小鬼头吧。他用银时挖鼻孔的动作想象神乐,突然就笑了出来。

但神乐没理她,她已经缩成一团睡着了。废物跟废物,冲田想。他翻一个身,背朝着神乐,也进入了梦乡。


5

公主成功归还那天有个重大的仪式,见回组保护达官贵人在的内庭,真选组的爷们儿们在门口充当保安彼此聊骚。这时一个漂亮的男性官员走了出来,说公主邀请冲田总悟大人到宴席上去。

“我一个人去享受山珍海味,回家后会被门口的可怜人谋杀哦。”冲田耸耸肩膀,侍从的粉底龟裂了一点。“阿拉,”他认输地说,“大人们都进来吧。”

公主起身迎接他们,总悟心情复杂地发现她竟然吃胖了,将军家的脑回路果然是不同凡响。寒暄过后,有人从背后推了他一把,冲田险些没有站稳。

是神乐,一眼就能看出是澄夜公主的特邀嘉宾。她握着拳头,非常有斗志地对他说:“来修行吧!”

“啊哈?”总悟问。

“来修行吧!”神乐说,“变强!小银说学会了虚化就可以变强!”

“小银满嘴跑火车。”冲田说,“你会留在地球吗?”

这个问题突然跑到了他的嘴边,他先前并没有多想过,此刻却紧张起来。

“当然!”神乐说,“我还要成为宇宙猎人,变得比神威更强!”

“是老板给你灌了鸡汤,”总悟问,“还是你把他的漫画翻出来看啦?”

这一瞬间里他突然觉得轻松。他感觉着耳边酒杯撞击的声音,感觉着腰上长剑的重量,感觉着自己身体上干痂的疤。他感觉着时间,觉得丰沛又充裕。等我腰上痊愈我们就决斗吧,他想说,但他不说,他等着神乐问。这一次,下一次——他的太久没有战斗过的肌肉正在皮肤下复苏。不为保护而举起的剑是危险的,近藤这么说过,武士的战斗应当是为了他人,而不是私欲。

但是,但是。如果是她的话。神乐又举起拳头了,整个世界的光都好像收拢在她的眼睛里。“决斗吧!”她说,“等你好了一点,我可不会输掉!”冲田总悟微笑了,他也举起拳头。“彼此彼此。”他说,两只拳头撞在一起。他看到一个新的神乐正在从旧神乐之中诞生,他想起了许多面孔,还有一幅有关獠牙食肉兔的想象图,最后他们消失了,这个神乐还站在这里,同时散发着泥土和星辰的气息。

但是,总悟想。如果是她,只要是她。一定没有问题的。


end


要去看银魂电影的突然鸡血……爽爽这个设定,原梗来源应该是推特那边的太太。

本来澄夜那边还有故事,暴力的强大vs心灵的强大,写不动惹,不折腾小姑娘了让她多长几斤肉回来吧。

很粗糙的一篇流水账,原本是一个神乐中心的冲神向故事,她开始为了追上神威的步伐而加入春雨,最终还是来到了这颗蓝色星球。写得偷懒but我会写银魂就已经是个大意外了,冲神是曾经很为之疯狂的本命cp,小神乐曾是多年本命,爱过啊。虽然我现在爱总悟的cv更多一点(你在扯啥啊

评论(4)
热度(29)

© 木村三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