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村三十

木村辉一是我男人

ggad/gendrya/鹤丸左

【digimon/二辉亲情】他的英雄学院(完结)

文后附设定。


第三节

1

第三次相遇时,夕阳正从远山漫溢,汩汩流向行人的足尖,淌成薄薄的金红,粉橙与鹅黄。那人是车水川流中的唯一冷色,像一缕虚空里生出的影子。

“啊啦,啊啦。”通缉犯摇摇头,微笑没有触及到眼底。“把刃收起来,辉二。我要是存心破坏这里,你是没有机会出手的。”


2

人群往来如织,辉二喉里发出一截低短的嘶声。

他将光刃谨慎地移开,以示必要的妥协。一根红线浮现在杀手的脖颈,令短发少年略带惊奇地抬起手,几颗鲜血顺着手指滚下。

“背过去,往左拐。”辉二命令,“如果你有话想说,先离开这里。”

有孩子嬉闹着从他们身旁跑过。


3

帽檐的阴影隐匿了眼睛,杀手惬意地留在原地。他不打算让出自己的优势,辉二想。他们和川流的行人仿佛隔了一道玻璃,另一端是展示着和平生活的美丽橱窗。

“你想保护他们。”杀手的目光扫过人群,欣赏展窗里的灯光。

“你很在乎血。”辉二用论断回答论断,“不称你的职业。”

杀手轻声笑起来,他抬起帽檐,扫过辉二泛起青筋的手。“不用那么紧张哦。”他说,“只是想在离开这城市前,和自己唯一的亲人散散步…放心,在你眼里的恶徒,或许也有想保护的人们。”


4

短发少年放下报纸,辉二冷冷地看着他。

“一切都如你们所料?”他说。

“赚了一大笔。”s级通缉犯随意地说,“别那样看我,也促成了国际间的战略制衡嘛。我家boss可是控制欲很强的人,恐怖分子不是我们的志向,为了接下来的资料流动,全套加班等在前面哪。”

“无论你们的计划是什么,”群山肩负着下坠的夕阳,辉二恨他的平静,“你考虑过吗,这个星球的命运?或者只是人类,妻子与丈夫,母亲和婴儿。你们难道想在白骨与腐肉上建起王宫,向蛆虫行使国王的威仪?”

杀手瞥向他,眼神微微暗了下去。

“你该不会认为,现在这世界是用鲜花跟雨水浇筑的吧。”他淡淡地说,也不显出郁愤。

“你见过这具庞然大物的养料吗?是人。他们成千上万,他们不在高楼街道里,因为这里太过鲜丽;他们也不在报纸社论,因为他们发不出声音。小说故事里不乏他们的善举,作者用褒奖掩盖了剥削;新闻影像时常揭发他们的罪行,那是小恶粉饰大恶的伎俩。你见过他们吗,辉二?在城市的影子里,在那些没有名字的土地上。”

“或者,”少年摘下帽子,肩后是正一寸寸死去的黄昏,“你见过她吗,我们的妈妈。”


5

在更久以前,故事有过另一个开头。

母亲摇着膝上的男孩,他嗅见墙皮,木头,发霉的苔斑,角落积水的腐尸,这些气味令他安心。这时母亲的手穿过他有些毛糙的头发,温柔的声音像是来自某条遥远的石子窄路。

“英雄黑狮。”她说,“想出了一个很棒的英雄名呢,辉一。”


6

“我答应过她,会成为英雄。”木村辉一说,“时至今日,我仍然在这条道路上。”


7

“诶嘿~不是我针对你啦,”女性杀手将带蹼五指抵上新人的胸口,双眼宛如惨蓝色油纸上两滴通红的蜡,“但白色面具就有点不酷了,换一下品味吧。”

辉一礼貌地退后,地平线正在坠落,那一天是杀手黄昏诞生的前夕。“它能更好地记录红色。”他耐心地解释,“我不想忘记血,娜娜。”

它将记下我的罪与恶,那些千亿兆个长夜里的无数亡灵们,我背负着他们,过去的与将来的。此身去后,应归地狱万丈怒澜。


8

他或许说得太多了,他对世界的要求总比它的原本多一点。不能说这是错的,但它往骨髓里灌进沸腾的铅,炽热犹如愿景,沉重则似诅咒。兄弟间这片刻的止干息戈也是他向命运多要来的,命运常善待他,但他不为这小恩小惠而宽宥支起世界的骨架。

闭上眼睛该多好,不去听也不去瞧。但母亲将死的手抓着他的,他吸进脱漆的墙油和发霉的木香,它们很快将不再意味着家。妈妈说辉一呀,去成为自己心中的英雄吧。

“她会为你骄傲。”他望着辉二,英雄黑狮短暂地复活了。天色在熄灭,街道铺起灯火斑斓的浮光水衣。他从未对他撒谎,只是这次的真话同样刺伤自己。


9

他与黄昏一同消匿。


10

辉二独自走在夜里的长街,领口放下又竖起。他想好了,是先回家。又走了一阵路,他恍然发觉天空在落雨,雨丝极小极细,几乎就像深秋夜里丝丝扣扣的寒意。

他嗅着迎面雨味,潮湿而新鲜,带着些霜气。这几乎让他想起儿时家里的大狗,它有时会扑上来,鼻尖上有这样湿漉漉的触感。他努力考进全市前三的那天,父亲从宠物店里牵回了它,母亲在一边开心地鼓着掌,那时他还没开始称她妈妈。

他回望走过的街道,灯市十里,墙红酒绿,它是焕新的,明亮的,像女士耳垂上反光的钻石,或是平躺在暗紫天鹅绒上的一颗水晶。一如他见过的所有城,他为此淬炼光剑,日夜不辍。

但还有另外的城,那些他所未见过的。那些城或许像清明节夜色里将熄的纸钱堆,漆黑灰烬里散落着火光点点,仿佛烙得滚烫的红色碎星,它们挣扎着,蜷曲着,被风卷灭,又短暂重生。辉一为他们而战,洁白的面具上沾上血,他人的与自己的。

他不知道关于世界的回答在那里,他知道辉一也曾长久地陷入困惑。但天色已经晚了,他需要回家休息,明天或许有新的安排在等待他,无论如此,他将执剑,一如既往。


end


虽然没有写出辉一的全部心境,但还是补全了一下这个paro里的他吧。他算是革命者,没有头头是道的理论,只能向地下组织贩卖自己的战力。他的第二重能力源自基路比,他戏称基路比是boss,不过从敌联合向境外扩张开始,辉一就慢慢从手下开始转变为合作者。

其实是个有点阶级意味的故事?辉一和辉二不过都是想保护自己所看见的人们。辉一没有革命者的戾气,或许自知时代的不合时宜(也是他向境外扩展的原因之一),他不怨恨英雄们,对于弟弟,他希望他能一直好好地、幸福地活着。但这份期许未免太天真,辉二也是漫漫道路里的求索者。

后面补全了一下其他角色的设定,以及他们与辉一的关系(辉二部分就不赘述了,还有得写)。他早已做好被千刀万剐、永罚地狱的准备,但或许这个世界对待他时,会比他的觉悟温柔一些吧。

有机会再写写这个paro。


——小英雄paro 设定:


【源辉二】英雄银狼。

个性:通过皮肤创造出光芒凝聚的剑,剑本体不受物理伤害,可以轻松斩断想要攻击的事物。但本人应用还不熟练,通常只能手心成剑,关节处能创造匕首,其他部位尚不稳定。

经历:毕业于最优秀的英雄学院,以执照资格考第一名进入社会历练。虽然首次大型任务受挫,但很快凭借强劲的实力与学习能力回到人们的视线。


【神原拓也】英雄火神

个性:创造火焰。脸上与手臂等部位涂着夸张的油彩,其实是特质材料,避免长时间使用火焰后对身体造成的烧伤。战斗服的设计以灵便为第一原则,因此经常在大小战斗中挂彩,本人并不介意。

经历:毕业院校普通,执照考笔试险些挂科。但因为出色的应变技巧和战斗能力,很快吸引了公众眼光,并创立了自己的事务所。和杀手黄昏的第一次战斗惨败,之后改变了原本的风格,逐渐成熟起来,并寻求与他再战。


【织本泉】英雄蝴蝶

个性:创造风形羽翼。虽然不是战斗型能力,却时常奔赴在战场一线,救助或搬运伤员。她的能力为急救伤员提供了时间志愿,力气不算大,但体术技巧过硬。

经历:辉二同校,但是是普通科。虽然本人只会最基础的救护技巧,但却是最令伤员们心安的存在。曾经在数次抢救同伴中遭遇敌联合,但杀手黄昏制止了试图攻击她的某位女性敌人。也曾近距离从杀手黄昏附近夺走伤员,对方并没有阻止她。


【冰见有树】英雄冰熊

个性:寒冰冻结。需要借助空气里的水汽,很容易受到限制。战斗服内部装有贴身的压缩水装置,受到强烈冲击后会自动爆开,创造出充足的水汽。

经历:毕业普通院校。和拓也不同校,却非常向往这位母校名声并不响亮的英雄火神。尚不清楚拓也的真实姓名,与不时吐槽英雄火神的同学神原信也常常吵架。

曾经遇见过没带面具的杀手黄昏,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两人有过一段关于未来的愉快谈话。


【柴山纯平】英雄电光

个性:雷电召来。能力是电击却从事着完全不相干的技术行业,大面积型能力,发动时可能会先电到队友。

经历:辉二同校的学长。毕业后顺利进入第一位炽天使的事务所,是五人中工作最顺利的人。有时会向辉二提供一些内部情报。

是最早知道杀手黄昏真身的人,在后者威胁下删光了资料。也因此开始关注辉二的行动。


【木村辉一】杀手黄昏

个性:双重个性。一个是天生个性,另一个是智天使基路比赋予的个性。

天生个性原理与辉二相同,区别是凝结的是阴影,武器是长枪。已经应用得很娴熟,能从身体的任意角落创造出长枪。但成为杀手黄昏后基本不再使用这一个性。

第二个性是灵魂怨曲,大规模声波攻击,直接造成敌人昏迷,醒来后会造成受袭者个性受损乃至彻底失去,如果持续时间过长也会造成死亡。但自身的脑海也会受到相当的反噬,智天使基路比长期寻找能驾驭这种能力的人,辉一是唯一的适格者。

经历:估计这个故事里他会便当,我想不出他一直活着的样子。有空写写他和其他人的故事。他是有点革命者意味的角色,如果不想被拗断,那就粉身碎骨吧。

提一下2k,我想他是很喜欢遇见辉二的,2里他说过怀念武器的话,其实遇到辉二会让保存在孩提时代的英雄黑狮短暂醒来一点吧。但这件事在他心里是什么位置呢,他大概会觉得不能耽溺于此。如果生在同样的环境,他也会成为银狼这样的英雄,辉二是他的一种未能的可能性,他欣赏这份可能,却不愿意成为。我想日后辉二会有令他刮目相待的时刻,但一开始的道路都已经注定了,他们都会沿着自己的路走下去,留给对方边角余料里的温情。但待到此身长辞,边角余料的部分才是能握在手里的东西吧。

但他不会后悔就是了(笑)

他和其他四位角色也有互动,但一开始只想爽爽敌联合辉一的设定,就没有加进去,有机会的话可能会补完一点。脑了脑我自己还挺喜欢的,他和他们的交集少了许多宿命感,像海鸟擦过黑色洋面时带起的浪花,但翅膀尖上折射着阳光的短暂水滴,那也太迷人了吧。

哎,写paro真是爽啊,虽然一边写一边怀疑我是不是把他写得太苏太ooc了,但反正是爽文啊(突然理直气壮),而且我一个厨子不把他写苏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啊.jpg


评论
热度(21)

© 木村三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