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村三十

木村辉一是我男人

ggad/gendrya/鹤丸左

【digimon/爽文】他的英雄学院(可能更新

他的英雄学院


summary:我的英雄学院paro,作品设定不影响阅读。

relationship:敌联合辉一与英雄辉二。

warning:爽文,作者放飞了自己。可能ooc,角色不属于我。



我所望见的世界里,仅装盛着极少的一部分回答。


第一节

1

英雄银狼,他们这么称呼他,跟在后面的词往往是“少年俊杰”“天赋异禀”。辉二不在乎赞誉,人群的遗忘就像途径砂砾的风,于是年轻的战士擦拭他抛光的沉静的铠甲,他正需要一场胜利,那或许伴随着剑锋上的血迹。他希望血是自己的。

在入职后的第三个月,源辉二第一次听到敌联合这个词语。


2

“他们和以往的犯罪者不同,他们组织完备,熟悉个性斗争。”英雄协会主席,排名No.3座天使说道。“这次国际展出无法取消,请大家务必做好各自的工作。”

屏幕上出现了几张怪异的照片,一张水生动物般女人的脸,一张隐没在反光镜后、微微蠕动的红色嘴唇。辉二的目光无法抑制地被第五张照片所吸引。

那是个瘦削的、甚至有些普通的少年身形,他戴着一张纯白的面具,看不到五官。那人微微偏着头,看上去仿佛并不危险。

“杀手黄昏。”座天使解说道,“个性不明,尚无被击败的记录。我要求在座各位,给以他最高等级的警惕。”


3

一切发生得太快。

午夜的钟声在城市中心响起,敌联合的攻击瞬间袭来。疯狂的暴雨将主楼与外界隔绝,一条在墙里游走的石龙将沿途的英雄们紧紧锁进墙壁里。植物都成为了致命杀手,辉二摆脱了毒气,向着中心档案室而去。

是无差攻击。他观察着。英雄方精心布置,谁知敌人根本没有闯进来的意思…

除非。他的心脏绞紧了。假如闯入的敌人能够躲过来自同伴的凶猛个性,他无疑是他们中间的最强者。


4

“哇。”白色面具的少年说。

一束光投下来,敌人站在档案室的中央,几位失去意识的职业英雄正躺在他的脚下。剑从辉二的掌心里长出,它没有实体,但能斩断一切。

“英雄银狼。”白色面具说道。他说得很慢,仿佛在感受这个词组,辉二喉咙里传来开战前的低声嘶吼。


5

“我要是你,我就不会把注意力过于集中。”石龙刚刚从这间房里翻腾而过,白色面具及时躲开了攻击,辉二却被摁进地板里,失去了行动能力。白色面具叹了一口气,轻松打碎了保护文件的特制合金。

辉二几乎能感觉到面具下对方看过来的目光,愤怒令他愈发冷静。

“作为新生英雄,首次任务就遭遇了失败。”白色面具说,“你之后应该会被调离第一线。这是好事,你会更安全——”

他没能说完这句话,辉二尚在地板外的后肘生出一柄短小的光剑,他狠一摔手臂,碎掉的光剑反弹而去,在消失前击向了敌人的头颅。

“收下,”辉二冷冷地说,“作为羞辱的回礼。”


6

杀手黄昏及时地偏过头,光剑只擦过了面具最表面。“很好的应变能力。”那人说。面具破碎了,声音正从千万条沟壑里传来,一点点组成清晰的呼吸。辉二听见了一声苦恼的叹气。

“但我没有羞辱你。”那是一张年轻的、少年的脸庞,水蓝色的短发落回他的肩头。

那一张和辉二一模一样的脸。

“我是真的希望你能获得安全。”敌人说。他轻松地跳上窗户,在怒雨狂澜的夜幕中,少年回头往向他,身姿犹如某种鹰类。他的语气里只有最纯粹的遗憾。

“真可惜,没有好好瞒住。”黑夜中惟见他双眼清亮,如同流水濯洗过的蓝宝石。“要是辉二什么都不知道,会过得更快乐些吧。”


7

在医院尘封的档案里,辉二找到了一个蒙灰的名字。木村辉一。他轻声念道。在死者登记薄上他找到了一个名叫木村朋子的女人,她的去世时间比父亲口中的车祸晚了十年。

肺结核。他看着病因。不应该死的,这一种病,有足够的医疗手段应对啊。


8

辉二被调离了第一线,这不出所料。而在那次袭击中重创敌人古洛顿(自己也因此住进医院)的英雄火神开始出现在人们的嘴边,这个新人没有资格被分进主楼安保系统,却阴差阳错地与躲藏在外部的敌人撞了正着。但关于他的话题里已经笼罩上了阴霾,他们仍然丢失了重要的文件,别国很可能凭此创造出极其危险的武器。

“只要顺利完成事务所的任务,你还会再被调进核心。”座天使告诉他,这是真话,只是没给出时间。

辉二联系到了在居民管理中心上班的同学,档案指引他走进了一片没有见过的街市,但那里车水马龙,年代老一点的建筑不复存在,尸骨之上高楼拔起。辉二仍逗留了一会,直到黄昏降临,夜色一点点从天空迎头渗下,紫红的影与深金的光。年轻的英雄关掉了手机,他沿着路灯折返,思考着某个在这里长大的男孩。


评论
热度(19)

© 木村三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