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村三十

木村辉一是我男人

ggad/gendrya/鹤丸左

【MHA/轰爆】关于轰焦冻变成女性和自认为并无不妥这件事

summary:见题。

relationship:轰焦冻x爆豪胜己

warning:角色不属于我。



“妈的。”在轰焦冻被敌人的个性变为女性后的第三个星期,爆豪胜己在食堂里铁青着脸,把餐叉深深地插进面前的牛排里。

“那个混账阴阳脸,”爆豪阴沉地说,“是在性骚扰老子吗?”


切岛给了上鸣一记肘击。“是你提醒爆豪的吗?”他责难道。

“不,”上鸣瞠目结舌,“我以为是你。”

“如果轰没有变成妹子,”濑吕抱怨,“这事还能瞒一阵子呢。”


绿谷出久支吾了半响,是对轰同学的友情赋予了他勇气。

“轰君,”他决然地看向扎着公主头的高个儿少女,“你不能再吃冷荞麦面了。”

“不用担心,绿谷。”双色直发垂落在轰焦冻的肩头,她颇有名媛风范地在饭田旁边坐下:“我的经期快结束了。”


在轰焦冻看来,他变成女性这件事,对生活基本没有影响。

这无碍她施展个性,对体能也未见削弱。她不习惯令双腿凉飕飕的短裙,但丽日推荐的安全裤很好地解决了烦恼;她不喜欢垂到腰肢的直发,可八百万为首的女生主动请缨为她编发。痛经时可以用左半边调腹部温度,身高虽然缩水,从178到175,也是女生中数一数二的高个儿。

所以说,他变成女生后,生活并无不同。

因此,午饭结束后,当发觉内衣又一次被风吹落到楼下,轰焦冻直截了当地敲响爆豪的门,向他讨要自己的胸罩。


“你他妈说说这是第几次了!”爆豪愤怒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客厅里的派阀交换了一个惊恐的眼神。“老子住你楼下真是到了几辈子的血霉!”

“你需要做的只是让我进入你的阳台。”轰焦冻用沉着冷静的女声声线回答他,“而且你没有见血,不算倒血霉,客观地说,是来月经的我倒了血霉。但这个说法对女生不尊重,爆豪你最好不要出去说。”

“轰这神经真让人佩服。”上鸣点评。

爆豪怒吼。“那你他妈起码穿好衣服来啊!!!裹条浴巾下来算什么意思,瞧不起我吗?!”

“怎么说呢,”切岛说,“爆豪也挺让人佩服的。”


轰从客厅走向阳台,双腿颀长,前凸后翘。画面对派阀成员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不知道该说是色情,或者说是鬼畜。”事后,上鸣回忆道,“我的鼻血困惑了许久。”


“呃,爆豪。”轰焦冻把脑袋探进客厅,“我的胸罩不在这里。”

“好啊,”爆豪建议,“滚吧。”


轰显然不打算滚,她开始进行推理。

“午饭后我去洗澡,12点42分我检查了阳台,确保替换胸罩已经干透了。”她分析,“因此它的消失是在12点42分到12点58分之间,今天的盛行风向是西南风,可能性比较大的几个着陆点——”

“傻子都知道是峰田干的。”爆豪说。


轰焦冻用异色瞳盯着爆豪,然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原来峰田同学对男生的胸罩也有兴趣。”她忧心地说,“我还以为他是直的。”

“我还以为你不是傻子。”爆豪说,“还有我个人认为胸罩不分性别——好了——你为啥还坐在我家里,快让那对华而不实的腿把你抬出去,你他妈把老子的沙发都弄湿了。”

轰扯了扯自己的浴巾。

“我这个模样,”她说,“不太合适。”


爆豪出离愤怒。

“你他妈这不是很有常识吗?!”他怒吼,“为啥你来找我时都不穿bra啊?!你他妈不知道把衣服挂好吗,上次你深更半夜跳到我阳台来捡内裤怎么不知道原路爬回去,早上起来发现床下躺了一个人要气死我!还他妈睡得比老子都香!!!以前你是个男人就算了,现在变成女人了这他妈是想对我犯罪吗混球——?!”

“我不是。”轰解释道,“我没有。”


十一

“你和八百万不是关系很好吗?!缺胸罩找她啊!!!”爆豪的骂人已经从罗列罪状进入了出谋划策的阶段,“她的个性随便就能创造几打吧?!老子现在就给她打电话——”

轰的表情闪过了一丝犹豫。

爆豪暴跳如雷。“你他妈还在乎自己的胸比八百万小?!别太入戏了阴阳脸混账,你记不记得自己其实是男人???”

“呃。”濑吕说,“他是怎么读懂轰的想法的?”

“在轰变成女性后,”切岛感叹,“他们倆的脑电波竟然可以沟通了。”


十二

“回寝室吧。”上鸣建议。

“溜。”切岛拍板,“等爆豪的火气稍微过去,轰马上会踩中他的另一个怒点。”


十三

“我没有太入戏。”轰回答,“但现在无论从理论或是实践,我都是一名女……”

嘭——

随着一声平地巨响,轰拉开裹在胸口的浴巾,往里面瞟了一眼。

“爆豪,”他说,用低沉而平缓的男声,“我变回来了。”


十四


爆豪紧紧地拉住轰焦冻的胳膊,他们脚下是一张湿漉漉的浴巾。

“你他妈穿上衣服再走!!!”他吼道,极力避免去看轰的身体,轰惊奇于他的声音为什么一直不曾干涩。“我可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房间里走出一个裸男!!!”

“我穿着内裤。”轰指出,“虽然是女士的。”

“好吧,是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的房间里走出一个变态。”爆豪说,“提醒你,这条内裤连你双色的x毛都遮不住。”

“呃,”轰再次犹豫了,“但为这种事情给八百万同学打电话,会不会像是骚扰……”

“啊?!?!”爆豪再次暴怒,“你他妈还有何为性骚扰的常识啊?!”


十五

“走快点。”走在楼梯上的切岛说,“趁爆豪开始罗列性骚扰的例证之前。”


十六

“然后,小胜就把内裤借给轰君了?”绿谷说,内心不是很想在吃饭时进行这个话题。

“上面是欧鲁麦特,我很喜欢。”轰点点头,补充道。他已经换上了男生的校服。轰又吃了一夹冷荞面。

“这件事里最让我惊讶的人是峰田。”轰说,“他竟然会偷窃并收藏男人的胸罩,太让人不安了,你们都应该把自己的内衣藏好。我认为他是gay。”

我确信我们班上有gay,绿谷安静地刨饭,心想,但不是峰田。


十七

“我希望轰同学再中一次变成女生的个性。”八百万百说,“不是因为头发——呃,好吧,我确实很喜欢给她编头发,两种颜色,谁不喜欢呢?但很明显,只有在变成女性后,爆豪同学才能意识到他们的相处方式很值得反思……”

“明明是基佬,但从直男的视角才能意识到自己的感情。”耳郎响香说,“就很可怜。”

“就像是拳头打在棉花上,他们。大家都有‘这样说的话爆豪会生气吧’的常识,”叶隐说,“但轰同学没有。而且他对爆豪的怒气也很钝感……”

“他们对彼此充满兴趣,却不知道这份兴趣真正的来源。”梅雨说。

“如果说爆豪君是太专注于变强而忽略了儿女情长,轰君就只是个天然吧。”丽日评价,“意外合拍就是了。”

“两个人都对现状很适应的样子。”芦户说,“让人担心他们会莫名其妙地结婚。从个性结合来看,我认为安德瓦不该提出反对意见。”

“而且,而且。爆豪对女孩子轰的身体没有反应。”上鸣电气走过来插嘴,“但对于男性轰还给他的内裤——”

“停,停。”来联谊的士杰姑娘说,“言子,停一停你的真心话个性。”



评论(25)
热度(548)

© 木村三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