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村三十

木村辉一是我男人

ggad/gendrya/鹤丸左

夜潮褪去之时

relationship:木村辉一&黑大耳兽(/基路比兽)

AU:假设黑大耳兽与小狗兽早早孵化,并加入了主角们的旅程。

summary:来自与朋友的交谈——辉一能很好控制兽型斗士精神,战斗时却不常使用。

warning: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1

“如果用兽型斗士精神,”黑大耳兽指出,“战斗会结束得更快。”

“谢谢,这是一个好建议。”城堡的旧基座里仍然硝烟弥漫,辉一站起来,膝盖位置的布料磨得有些灰旧。循日光望去,银狼兽的钢铁躯体泛着冷光,男孩踢开挡在面前的一块锈砖,然后发觉裤腿被什么给扯住了。

辉一低下头,正对上黑大耳兽漆如墨点的双眼。“请回答我,”它突然开口,谨慎地评估着自己是否喜欢这些,“你们人类——都这种方式说‘不’吗?”



2


“呃,只有我。”辉一说,清冽的溪水正漫过他的脚踝,“只是我。我想,我是说,最好这样。”

他不安地抬起头,又局促地垂下眼眸,这是想寻求同伴的印证,却害怕太快得到肯定答复。还好这会儿大家都在各自忙活,辉一定下心来,一尾银脊鱼从指间游过。

“你不难过吗?”黑大耳兽说,好奇更胜于关心,“他们都有双亲陪伴,甚至光系斗士精神的继承者,你的同胞弟弟——”

“我不想谈论这个。”辉一强硬地说,蓝眼睛微微眯起,“现在我开始记起另一个家伙了。知道吗?你这样说话,就不招人喜欢了。”

“说得好像你有多喜欢我。”黑大耳兽评价道。它从辉一的肩头纵身一跃,带起一朵不小的四溅水花,辉一面无表情地低头,衬衫上登时被水咬出几个漉漉湿印。

“但恰好相反的是,”它总结着,从下往上地仰面瞧着人类男孩,“我倒更喜欢你这次的说话方式。”

溪水托举着它,黑大耳兽舒展双耳,朝岸边游去了。



3


“你为什么不能像它们一样呢?”辉一说,他抱住双膝,远处的小狗兽正与巴达兽在花丛里互相追赶,细碎的步声被长风播撒一地。而黑大耳兽飞快地瞥了一眼拓也,纯平跟友树,男孩们正在搭篝火,他们为了某个简单的故事纵声大笑,眉眼里坦率又明朗。

“那你为什么不能像他们一样呢?”它尖锐地回答。辉一瞥了它一眼,拾起脚边的木材,离开了树冠的影子。他回头看着黑大耳兽头顶处的一块树瘤。

“大概,”他简单地说,“这是我的兽型精神从不失控的原因吧。”



4


当他以人型战斗,他使长枪,执黑盾,右手隐藏的尼伯龙根指环唤醒胸前千钧狮颅。而化为兽型时,自己即是武器。他的感官遍布于全身寸寸合金,锐爪不逊刃尖,铁身更胜铠甲,他嘶吼、咆哮,他顿足发力,身躯洞穿敌人的胸膛。

同伴说他天生就能控制兽型精神,他自己明白这不全是真的;既然说出口会被视作自谦,他不愿与新朋友们显得生分,便缄口不言,只作微笑。

他的人类意识会褪进茧里,好似狭窄洞穴里的回音。是目标驱使着他,令他全身颤抖,却并非出于恐惧。恰如退潮后泛着黑色月光的礁石,另一层意识开始浮出海面,他渴望冲撞,碰击,齿牙拧断敌人的脊骨,血液躁动,犹如鼓点。

他挣扎着回到人型,净化灵魂的数码终端机在手中滚烫,仿佛一团具有生命的小簇火焰。你是为了保护而战斗,他告诫自己,在绝对隐秘的铠甲深处,摁住了单薄胸膛里疯狂撞击的人类心脏。


5


“你难道不为此着迷吗?”黑大耳兽悄声说,好似洞悉了他的梦境,“多么好笑,你虚构出一个自我,然后把自己嵌套进模板里,每一处不合称的地方都通通削掉——而那些也是你,木村辉一,别否认了,难道战斗不令你狂喜?”

“或许。”辉一翻身,这时车窗外的月高而深远,预示豆子村正在不远的地方。男孩把手伸进怀中,数码终端机冰冷如一具甲虫尸体。

“没错。”他突然说,“但我更厌恶失控。我不能很好地控制兽型斗士精神,”他第一次开口承认,数码兽安静地听着,“你会认为这是虚伪,黑大耳兽,而我感到耻辱。狂喜是致瘾的,我在变得低等,或者说,”他稍作停顿,“变得更像暗黑兽。”

他叹了口气,黑大耳兽头顶的玲珑小角正辉映着月光。“你已经不记得了。”他轻声说,感到一阵遥远的、陈旧的、好似不属于自己的怅惘,“你被净化了,重头开始了——人类是没法这样的。”



6


“你瞧,”他说,“如果我绝对坦率,像你鼓吹的那样。我现在就该把他们挨个推醒:‘嘿,伙计们,我死啦,真是个坏消息。但也别太难过,我们得先对付皇家骑士。如果我没在战斗中死去,那时你们再为我哀悼,好不好?’”

“这不好笑。”黑大耳兽说。

“嘿,被你发现了。”辉一说,“这可是个秘密:我一点儿都不擅长讲笑话。”

“这也不是笑话。”黑大耳兽攥紧了拳头,“该怎么做?我是说,也许有什么办法……”

辉一叹了口气:“那在此之前,我又为什么要让他们难过呢。”

他们都沉默了。很长时间里的第一次,死亡没有刺痛他,辉一反而感到了终于驳倒黑大耳兽的快意。他们并排坐在锈迹斑斑的铁轨上,这片区域已被扫描,脚下正对无边虚冥。三轮月球行经上空,如海洋深处的孤岛,是地球在缓缓地移动。

晨昏线在他们的左手边隐没。辉一的眼神越过足尖,抵达那团有脉搏的混沌雾影。“你问过我关于三大天使的历史。”他的声音敲击着清冷的夜色,“波高兽能告诉你更多。但你与炽天使的隙嫌…大概,你视它的斡旋为托辞,把他的谨慎当软弱,而光明兽趁虚而入。你很直率,但世界不总是这样。”

黑大耳兽评价。“听上去我那时不大聪明。”

辉一扑哧地笑出声来,连忙握紧铁轨稳住身体。“即使将心比心,也未必能彼此理解啦。”他摇晃着双腿,像小时候坐在秋千上,“但这一次,我们会真正地、彻底地终结光明兽,数码世界需要三大天使,你们会有足够的时间。如果千百万次伸出手,总能握住彼此吧?”

黑大耳兽以一种奇特的神情打量着他。“这可不像你平常说话的方式。”它慢慢说,而辉一侧过脸,那是一个笃定的微笑,在黑暗里也能看清。

“当然。”他说,“我在提出一个诺言呢。”



晨昏线在星球的右侧缓缓浮现。



7


“你要去哪里?”黑大耳兽问他。

辉一没有回头,只是停下了脚步。

“要是离开太久,辉二他们恐怕会猜到什么。”他说,“还有,答应我一件事——从今往后都别对我说‘再见’,好吗?”


他沿着铁轨,走进了日出的半球。


评论(1)
热度(22)
  1. 卡欧波加木村三十 转载了此文字

© 木村三十 | Powered by LOFTER